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第001章 谁给你下的药

    “砰——”富丽堂皇的总统套房门被重重合上。

    凝欢只觉得浑身上下滚烫不已,那双美眸渐渐迷离,因为害怕,她蜷缩着身子坐在角落里。

    只听见外面的交谈声……

    “干净么?我们少主有洁癖。”

    “干净干净,我知道权少有洁癖,我养了二十年的女儿,绝对干净!”

    权少?洁癖?干净?

    就在凝欢困惑不已的时候,忽然一股外力将她从角落里狠狠的拽起,让她的头脑保持暂时的清醒。

    而后,凝欢跌入了铺满天鹅绒的kingsize大床。

    一张妖冶的俊美脸庞映入眼帘,男人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唇与唇之间的密切贴合,让凝欢惊呼出声,“唔……不要!不要乱来!”

    “还没有女人敢对我说不!”权少承低头直接吻住了她的唇,他这样的深吻仿佛要将她整个人吞入腹中。

    她浑身上下都有着异样的滚烫,这种滚烫让她的神智越发的不清晰。

    凝欢微微睁着美眸,眼神却是那样的迷离,“不……”她的小嘴轻喃着,吐出来的气息也是滚烫的。

    “shit,谁给你下的药!”即使药量很少,也让权少承的眉头瞬间紧蹙,言语冷的像是冰。

    这充斥着寒意的话语让道出,让凝欢整个人保持了暂时的清醒……

    下药?

    是……养父给她下的药?

    身下的女人有挺尸的迹象,权少承狂躁的怒咒一声:“该死!我从不上神志不清的女人,给我滚!”

    滚?他放过她了吗?

    凝欢只感觉自己被一把拽了起来,她双腿无力,“砰”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正是这一摔,让凝欢渐渐保持了清醒,理智重回,她望着那张带着薄怒的俊颜。

    “怎么?想留下来伺候我?”

    伺候他?她死也不要!

    凝欢用尽全身力气,跌跌撞撞的朝着总统套房的门口冲去,她拼命转动着门把手,朝着门外跑去。

    可就在她刚跑没几步的时候,却被一个熟悉的人拦住了去路。

    “叶凝欢,你怎么出来了?”养父叶荣敬正用一种极为惶恐、错愕的眼神望着她。

    “为什么,爸,为什么要把我送到这里来?”凝欢想不明白,她用着仅存的理智询问着叶荣敬。

    “慕飞打了市长的儿子,现在被捕入狱!你难道想让你弟弟吃一辈子的牢饭吗?我们叶家待你不薄,收养你这二十年来,对你也算是仁至义尽了,特别是你弟弟,对你这个姐姐怎么样,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你现在为他牺牲一点、为我们叶家牺牲一点,算得了什么?”

    想到自己的弟弟叶慕飞,凝欢沉默了。

    “你只要伺候权少一个月,你弟弟就能顺利从牢里出来,他的人生也不会有这个污点存在!”叶荣敬几乎是用吼的,他的吼声让凝欢的理智越发的清晰起来……

    凝欢垂眸,“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这是唯一的方法,那是市长的儿子!除了权少,还有谁有只手遮天的能力?”

    权少……

    原来刚才那个男人就是不可一世、权势滔天的权少承!

    “我知道了。”凝欢伸手紧攥成拳,身子却也忍不住的发颤,“我去,可这不是为了叶家,是为了慕飞!”

    叶家,对她最好的人就是叶慕飞。

    “知道知道,小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你快去吧!万一权少生气,咱们全家人都吃不了兜着走。”叶荣敬听到凝欢答应了,方才的盛气凌人顿时全然不见了,他现在卑微的恳求着凝欢,甚至赔上了笑容。

    她的这个养父,就是这样的现实。

    凝欢朝着总统套房的方向走去,每走一步脚步都显得格外的沉,她虚软无力的腿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拖着摇摇欲坠的身子,朝着总统套房的方向走去。

    “砰……”她打开了套房的门,一步接着一步朝着权少承的方向走去。

    权少承在看到凝欢的那一刻,嘴角微扬,他就知道她会回来。

    “权少。”凝欢撑着随时可能摇摇欲坠的身子,站在了权少承面前,“一个月,我,我伺候你,求你救我弟弟。”

    “神志清楚了?”权少承好整以暇的望着他,那张俊颜上噙着似有若无的笑。

    凝欢咬牙,点头,“希望权少能救我弟弟。”

    她被养父下的药量并没有很多,即便此时此刻她浑身滚烫,可是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她也尽可能的告诉自己要保持头脑清楚。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权少承嘴角扬起戏谑的笑,就像是在逗一只小宠物似的看着她。

    望着狂妄到不可一世的男人,凝欢的拳头狠狠的攥紧,可为了慕飞,却又不得不隐忍。

    这个恶魔!

    “求权少救救我弟弟,求你了。”凝欢的语气瞬间放软,和这个男人硬碰硬,输家一定是她!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不是说要伺候我?”权少承冷冷的反问。

    “是,是的。”凝欢立即点点头,生怕会惹恼了这个恶魔。

    可是伺候,她该怎么伺候他?凝欢显得有些无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出来卖装什么清高?脱!”    第002章 吻技,差评

    脱?

    凝欢瞪大了美眸,手微微发颤,去拉裙子的拉链。

    她深吸一口气,但是却因为速度太慢,让权少承显得很不耐烦。

    “你动作太慢了。”他冷沉着俊颜,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抵在了大床上。

    随后,只听见一声响,她觉得一阵凉……

    “伺候。”他伸手捏住她的下颚,俨然像是一个君王一样命令出声。

    凝欢咬咬牙,颤抖着伸手攀上他的双肩,随后,凉凉的唇瓣贴上他的……

    她的吻技是那样生涩,可就是这生涩的吻技竟然让权少承难以把持!

    “吻技太差。”他不屑的话音落下,随后直接将她的主动化为被动……

    他的吻直接铺天盖地的朝她席卷而来,他的气息将她整个人包围、吞噬,这种吻法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下去!

    脏!好脏!凝欢很想抗拒,很想说不,可是她没有选择的权利……她没有……

    这个混蛋!

    这一个月,她该怎么熬?

    “阿泽……”她的小嘴轻喃出声,白皙的肌肤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她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权少承狂躁的起身,晕了也就算了,晕之前还敢喊别的男人的名字?

    顿时,他兴致全无,直接起身离开。

    一室的旖旎却并没有因为权少承的离开而冷却,床上的人儿躺在大床上,雪白的身子上布满了吻痕……

    与卧室相连的书房内,权少承坐入那精致的皮椅之中。

    拉开一侧的抽屉,拿出了一张他会随身携带的照片。

    照片摄于十五年前,照片上的小女孩叫左菲馨,约莫七八岁的样子,扎着双马尾,那可爱的小脸蛋上有着甜甜的酒窝,眉宇间有着别的女生没有的气质。

    “真像。”权少承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耳边仿佛又响起了曾经熟悉的声音:哥哥飞镖好厉害,我要喊你飞镖哥哥。

    他找菲馨十五年了。叶凝欢和她很像,像到仿佛叶凝欢就是她小时候一般。

    权少承蹙了蹙眉,冷不丁的起了疑心,他按下一侧的内线电话。

    等到电话接通后,他薄唇微启,吩咐道:“查叶凝欢的所有资料。”

    “是,少主。”

    电话挂断后,权少承的眉峰越拧越紧,他唇角却倏地微扬。

    叶凝欢,一个长得和菲馨小时候那样神似的女人。有没有这个可能呢?

    哪怕是过了一晚,一室旖旎也未曾褪去。

    疼……

    凝欢微微睁开眸子,轻薄的纱帘被微风吹开,她环顾着四周,撑起身子坐起的那一刻,酸痛感让她险些惊呼出声。

    昨晚的一切顿时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权少承?她和权少承昨天晚上……

    她惊诧,低头,看到的却是他留下的痕迹,遍布全身。

    “砰——”一声巨响,房间的门被倏地打开。

    一个身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进入了偌大的主卧室内,“醒了?”

    凝欢点头,什么话也不说。

    权少承将一盒药丢在了凝欢面前,“知道该怎么做吧?”

    凝欢看了看丢在她面前的药盒,是避孕药。

    她立即点头,就算权少承不给她,她也会想办法去买的!她绝对不会让自己怀上他的孩子!

    “别给我耍花样,不然你看到的将会是你弟弟的尸体!”权少承冷声警告着她,那张俊颜上全然都是阴沉的神色。

    这一个月她都会在这个恶魔的手中!

    “权少请放心,我还不至于笨到用一个孩子拴住男人。”

    更何况,她从不想拴住权少承,她恨不得早点离开他,离开这个恶魔!

    可是一个月,这才刚刚开始……

    “权少,以后可否请您用计生用品?这东西对身体伤害极大。”她是学医的,避孕药的副作用有多大,她比谁都清楚。

    “你没有权利命令我。”权少承一把捏住她的下颚,冷瞪着她:“这一个月,你都将是我的宠物!”

    凝欢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出畏怯之色,她朝着权少承笑着,“那希望权少可以履行诺言,早日放我弟弟出来。”

    “呵。”权少承冷笑,“进去洗澡。”

    凝欢撑起虚软的身子,用薄被将自己紧紧包覆住,而后朝着浴室挪动步伐。

    这个男人的房间太大,只是从床走到浴室,她都觉得双腿直发抖。

    凝欢合上浴室的门,透过镜子,看着脖子、胸口上的印记,这印记显得越发清楚起来……

    她摁下一侧的按钮,水柱洒下的那一刻,她不断地冲洗着自己,用沐浴露一遍又一遍的擦洗着自己的身子。

    淡淡的沐浴露香气环绕鼻息,凝欢努力将身上残留的气味洗去,像是要洗掉一层皮一样用力,但是这气味、这痕迹却这么洗也洗不掉,好像镌刻在了她的肌肤上……

    恨意和厌恶,顿时朝着她席卷而来……她的小手紧攥成拳,双肩不由的发颤。

    忽然,她听见了“咔嚓”的声响,她转头,浴室内氤氲着雾气,当凝欢看到权少承的那一刻,她迅速坐入了浴缸之中……    第003章 陪我洗

    用泡沫和温水包裹着自己,将自己一个劲的往下沉。

    “我在洗澡!”凝欢立即出声道。

    “正好,我也要洗。”

    “你!”凝欢咬牙,刚冒出来一个字,就瞧见了伟岸的他走到了她的面前。

    他挑眉轻笑,这是一只野猫,一只让他来驯服的野猫。

    权少承长腿直接迈入浴缸之中,偌大的浴缸有了他的存在,稍显拥挤。

    凝欢朝后倒退了好几步,背部已经紧紧贴住池壁了。

    “紧张什么?”权少承扬唇森笑。

    “如果权少要洗澡的话,我现在就出去。”她宁肯马上出去,也不要和他一起待在这里。

    权少承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稍稍一用力,凝欢重新跌入浴缸之中,顿时,水花四溅。

    她贴着他的胸膛,可以清楚的听见他平稳的心跳声。

    他的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冷冽的声音传来:“陪我洗。”

    凝欢迅速摇头,小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不不不,我还是出去吧!权少好好洗,一个人才能舒舒服服的洗澡!或,或者权少先出去,我马上洗完马上就出来。”

    “还轮不到你来赶我!”

    “……”

    这男人到底想怎么样?让他一个人先洗,他不乐意,让他到外面等一会儿,她马上洗好出去,他也不乐意!真难伺候!

    下一秒,一股力硬是将白皙光滑的美背按在了浴缸的池壁上……

    “唔……”凝欢瞪大美眸,错愕的望着面前的权少承,他的气息顿时朝着她冲来……

    “你干什么!这,这里是浴室!”她紧张的瞪大美眸,声音微颤,硬着头皮出声道。

    他不会要在浴室里和她做那种事情吧?这个种马,他到底想怎么样?

    他肆意品尝,那种狂妄的姿态让凝欢心里全然都是恨意……

    为了慕飞,她却又不得不忍耐着。

    “反正药没吃,那就做完再吃!”

    “不要,你干什么呀!不要!权少承!”凝欢惊呼出声,但是全然已经来不及了。

    接下来,她所有的话语全部都被他的吻给吞噬,他这种吻法,仿佛要将她整个人毫不留情的吞入腹中……

    顿时,水花四溅,浴室里瞬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等到结束之后,凝欢无力的跌在他的怀里。

    权少承按下一侧的按钮,随后水柱冲下,他的手开始在她的肌肤上划过……每一下,都让凝欢战栗。

    凝欢咬紧下唇,声音微颤着:“我,我自己洗!”

    “闭嘴!”

    凝欢敛下眸子,无奈之下只能闭上嘴。

    “女人,吻我。”突然,他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

    啊?什么?

    凝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抬眸望着权少承,美眸眨了好几下。

    “愣着干什么?吻我!”

    “是,权少。”凝欢小手紧紧攥着,没有拒绝权利的她,只能主动吻上了他的唇。

    这不吻不要紧,一吻……又再次爆发了……

    她生涩的吻技让权少承冷笑,“不会讨好男人还出来卖?”

    “我……抱歉,我会认真学习的。”凝欢咬咬牙,一个字一个字将这句话硬生生的挤了出来。    第004章 权少承,你要干什么!

    洗完澡后,权少承一把将她抱出了浴室。

    他穿着黑色宽大的睡袍,拿出手机拨打了一通电话。

    “进来给她穿衣服。”话音落下之后,权少承眸色一沉,直接离开了卧室。

    等到权少承离开后,凝欢的坚强和伪装顿时全部都垮了,她垮下双肩,无力的叠在大床上,伸手紧攥着床上那一盒避孕药。

    她的眼眶渐渐泛红,但是却将眼泪硬吞下去,她不能哭,在这个男人的恶势力下,她绝不能落泪。

    屈辱、卑微,这一切的一切,为了慕飞,她都必须要去承受。

    已经被他睡过了,也已经脏了,那么脏一次和脏十次……又有什么分别?

    “咚咚咚。”房门倏地被敲响。

    随后,门被打开,一个穿着佣人服装,约莫二十上下的女生进入了卧室之中。

    “小姐您好,我叫小芝,是别墅的佣人,我给小姐穿衣服。”

    “不用了。”凝欢立即喊停,“我自己穿就行。”让别人给她穿衣服,她怎么样也习惯不了。

    “是。”佣人点点头,“小姐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吩咐我。”

    “嗯,谢谢。”

    小芝点点头,随后转身离开。

    室内再次趋于平静,凝欢穿衣服的时候就发现身上全然都是红莓印记,全部都是他留下来的,清晰的告诉她,她和权少承到底发生了什么,而且不止一次……

    有些稍稍褪下的印记上,又出现了新的痕迹,可见刚才在浴室有多疯狂。

    穿好衣服后,她走出了卧室。

    走出卧室的那一刻,她看到了别具一格的设计,别墅大到宛如城堡一般,在设计上更是别具匠心,她原本以为卧室已经够大了,却没想到整个别墅也是大的不可思议。

    “小姐,请问该怎么称呼您?”小芝就站在门口,看到凝欢出来之后,迅速朝着凝欢笑了起来。

    “叶凝欢。”

    “凝欢小姐,少主已经在楼下餐厅了,请您移步餐厅。”

    凝欢点点头,知道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她跟着佣人的步伐朝着餐厅走去。

    当她进入餐厅的那一刻,她看清了180度全景的落地窗设计,原来别墅坐拥着整个海滩,可以透过落地窗看到蔚蓝的大海。

    权少承的声音忽的响起:“过来。”

    “哦。”凝欢点点头,迈开步伐的她有些举步维艰。

    除非是抖m,不然谁没事会乐意主动走到恶魔身边?

    凝欢没辙,只能朝着权少承步步靠近。

    刚走到权少承身边,他一把就握住了她的手腕,随后一用力,直接将她带入了怀中。

    “唔……”凝欢错愕的瞪大着美眸,整个人被迫坐在了权少承的腿上。

    他的吻直接盖在了她的唇瓣上,狂热程度让凝欢简直是难以承受!

    “不……”

    他的手忽然推高了她的衣服,他的举动让凝欢惊呼出声。

    “权少承,你要干什么,不要!”这里是餐厅,佣人就应该就在不远处的地方……

    “敢拒绝我?”他一把捏住她的下颚,那双深邃的眸子里依旧是满满的霸道。    第005章 怎么?舍不得我?

    “我真的没力气了,在浴室里,已经……而且我,我好饿。”凝欢知道,和这样的男人说话不能硬碰硬,他不可一世、权势滔天,她不想鸡蛋碰石头……

    下一秒,权少承居然放过了她,凝欢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凝欢想要起身,但是权少承依旧强制性的抱着她。

    “权少,我要吃早餐。”

    “坐我腿上吃。”

    “……”

    这个恶魔!他这样抱着她,她怎么吃饭啊?

    就在凝欢腹诽的时候,权少承直接将一盘牛肉推到了凝欢面前。

    他性感的薄唇微启,冷冷的吐出一个字:“吃。”

    “……”

    她是真的饿到饥肠辘辘了,不和权少承多说话,将一块块好吃的牛肉送到自己的口中。

    “吃别的。”权少承又吩咐出声。

    “是。”凝欢又用筷子去夹别的,厚蛋烧做得非常入味,凝欢不得不承认这顿早餐真的很好吃。

    她的胃口不大,没吃多少就已经吃饱了,“我吃饱了。”

    她想起身,但是腰际的手臂却依旧没有松开,她根本连站起来都困难。

    “权少?”凝欢不解的出声,“我,我吃完了。”

    “这么点?”权少承蹙眉,声音冷冽。

    凝欢点头,“嗯。”

    “继续吃。”权少承将其他的餐点推到凝欢面前。

    “我……”凝欢一下子有些为难。

    她是真的吃饱了!

    “我可不想让别人说我权少承虐待女人!”这女人的胃口实在是太小了,不盈一握的腰肢,瘦成这样怎么承受住他?

    “……”凝欢瞬间无言以对,她是真的吃不下了!

    在恶魔的身边,她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凝欢只能妥协将煎饺塞入口中……

    等到她吃了大半,权少承满意了,这才放过她。

    凝欢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放过她了,但是她的胃部一直觉得涨涨的不舒服。

    “你去哪儿?”凝欢望着权少承准备离开的身影,立即出声问道。

    他要出门?那她呢?留在这“金丝笼”里吗?

    权少承邪笑着扬唇,“怎么?舍不得我?”

    “……”

    他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她舍不得他的啊!她巴不得立刻马上从他身边离开好么?这一个月对她而言简直就是煎熬、折磨。

    权少承朝着她迈近两步,伸手捏住她的下颚,直接吻住了她的唇,这个吻又是格外的狂热……

    “唔……”凝欢睁大着美眸,没想到他又结结实实的吻了她!

    这个男人脑袋里还能装点别的吗?

    “晚上来接你。”

    一吻结束,权少承落下这一句话,直接离开了别墅。

    晚上来接她?什么意思?接她去哪儿?

    凝欢透过全景落地窗,看着那辆炫酷的迈巴赫驶出了别墅……

    等到权少承离开之后,凝欢迅速吞了他给的避孕药。吃完药后,她想要出门,但是却被门口的几个保全拦住了。

    “凝欢小姐要去哪儿?”保全略带质问的语气响起。

    “我要回家!”凝欢立即出声。    第006章 他带她出海

    保全随后出声,直接拒绝道:“凝欢小姐回家准备干什么?如果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为您代办。”

    现在这是什么?禁足吗?她被禁足了?

    “我要自己回去!”她现在是没有人权了吗?

    保全摇摇头,“很抱歉,凝欢小姐,没有权少的允许,我们不能让您擅自离开别墅,希望您可以谅解。”

    很显然,这些保全只听权少承的话……

    他们顽固不化,除了权少承,肯定谁说都没用。

    最后,凝欢只能无力的坐入了偌大的沙发之中。

    “小芝。”凝欢抬眸望着站在一侧的小芝。

    不让她回家,那总得让她打个电话回家吧?她要知道家里那边情况怎么样了,慕飞的情况怎么样了!

    小芝上前几步,“凝欢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的手机呢?”凝欢出声询问着小芝。

    小芝恭敬的回答:“在权少那儿。”

    连她的手机都在权少承那里?

    “那我可不可以打个电话?”凝欢继续询问出声。

    小芝无奈的摇了摇头,“要经过权少允许。”

    “那你有没有手机?”这是她最后的希望了。

    小芝又摇头,“我不用手机。”

    “……”

    这下,最后的希望也彻底破灭了。

    一个月,她要生活在恶魔的身边,还要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被禁锢在这里吗?

    凝欢很清楚,为了慕飞,她没得选择,她只能忍。

    只是现在慕飞情况到底怎么样?在监狱里……他那么冲的性子、那么偏激的性格,会不会和那些人起冲突?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凝欢实在是有些熬不住了。

    “有没有果冻?”她抬眸望着小芝。

    “凝欢小姐想吃果冻吗?”

    “嗯。”凝欢点点头,现在大概也只有果冻能让她的心情稍微平复一点了吧。

    小芝迅速出声:“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谢谢。”凝欢礼貌道谢。

    十分钟后,一大袋果冻放在了凝欢面前,有很多都是进口的牌子,别说是吃了,凝欢连见也没见过。

    有钱人家连果冻都是全进口的……

    她拆了一盒,开始朝着果冻进攻,吸着果冻的她正在细细的思考她这一个月到底应该怎么办。

    那张白皙漂亮的脸颊上全然都是一副深思的模样。

    她不知不觉吃了大半袋的果冻,就在她准备开下一盒的时候,突然,来了几个身穿着正规西装的女人。

    凝欢一愣,她们是谁?

    凝欢不解的望着小芝,随后,小芝立即解释道:“凝欢小姐,她们是来为您化妆打扮的。”

    化妆?打扮?

    这下凝欢更是一头雾水了。

    “化妆打扮干什么?”

    “权少要带您出海,今天晚上有一场在游轮上的宴会……”

    凝欢完全不想去,但是根本由不得她说不,下一秒,她已经被按在座位内,这些人开始不断地摆弄着她的头发,化妆刷不断地从她脸颊上刷过……

    化妆、造型、换衣,一个小时全部搞定。

    而后,身穿着高级定制礼服的凝欢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第007章 他的女人能不漂亮么

    “凝欢小姐,您实在是太美了、太美了!”小芝立即竖起手指比赞。

    一旁的几个工作人员视线也定格在念欢身上,甚至开始拿起相机给凝欢拍照。

    拍完照之后,工作人员摆弄了两下手机,而后迅速将手机放回包内,恭敬的走到了凝欢面前。

    “凝欢小姐,车子已经在外面了,请小姐上车。”

    凝欢点头,没得选,只得跟着工作人员朝着别墅外走去。

    一辆炫酷的阿斯顿马丁停在了别墅门口。

    工作人员为凝欢拉开了车门,随后,凝欢坐入车内。

    “凝欢小姐,您好,我是东一,是少主的下属之一,今天由我负责送凝欢小姐到海边登船。”

    凝欢点点头,礼貌的回了一句:“你好。”

    随后,凝欢没有多说什么,东一也是一脸公式化的表情。

    豪车的引擎倏地启动,随后朝着别墅外驶去……

    车流拥挤的城市主干道上,一辆黑色迈巴赫行驶着。

    只听见手机震动了两声,随后,权少承拿出手机,直接打开了邮箱。

    一份刚发来的邮件,邮件内全部都是凝欢化上淡妆、穿上礼服的照片。

    “漂亮么?”权少承问着于森。

    于森立即点头,“漂亮,很漂亮。”

    权少承翻看照片,嘴角微扬,他的女人能不漂亮么?

    “少主,局子那边打来电话,询问您现在就要让叶慕飞出狱吗?”得力助手于森的声音迅速从驾驶座的方向传来。

    权少承一脸平静,冷声道:“一个月后。”

    这小女人留在他身边无疑就是为了她的弟弟,如若现在就放了她弟弟,难免让她有落跑的心,他可不希望这一个月和她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是。”于森立即点头,而后迅速回了一通电话到局子里。

    行驶到达海边之后,凝欢就看到了一艘巨型游轮,游轮豪华到令人瞠目。

    东一下车给凝欢拉开车门,“凝欢小姐,少主马上就到,请您先上船。”

    “嗯。”凝欢点点头,提起裙摆朝着游轮走去,踩着高跟鞋的她走这一段路都觉得有些吃力。

    她跟着东一进入了游轮一层,当她进入一层的时候,她瞬间就怔住了。

    这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赌桌,出现在这里的人,男人都是西装革履,女人也都身穿着礼服。

    “这里是?”凝欢不解的眨了眨美眸。

    东一解释道:“游轮豪赌是今天最主要的项目,凝欢小姐看到这些不用感到惊讶。”

    “权少承也,也赌?”

    “是的。”东一点头,“只是少主从不轻易出手,这一晚一掷千金的人多到数不胜数。”

    所以这些人如果输了,输的钱就全部进了权少承的口袋!这男人也太会赚了!而且凝欢敢肯定,权少承肯定不止这一艘游轮!

    那她现在就是个陪赌的……

    “我知道了。”凝欢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难免有些错愕。

    “那就请凝欢小姐现在这里等待片刻,我有事情要去处理。”

    “嗯。”凝欢点点头,“你去吧。”    第008章 我说过了,我不卖!

    东一离开之后,凝欢就一直站在门口的位置,只是这大厅内全然都是烟味,男人的手里都夹着一支烟,有些女人手里也夹着烟。

    “阿嚏……”凝欢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有鼻炎,在这样烟雾缭绕的环境之下,她越发觉得不舒服了。

    权少承怎么还没来?

    “阿嚏,阿嚏……”凝欢又猛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实在是受不了烟雾腾腾的环境,转身提着裙摆朝着甲板的方向走去。

    入了夜的海边,天色早已暗下,咸咸的海风吹在身上有些凉意。

    凝欢抱着纤细的双臂站在栏杆边,那包裹在礼服之下的完美身材成了有些男人臆想的对象。

    “小姐是一个人吗?”

    突然,从凝欢身后传来的声音,让她微微一愣。

    她转身,看到一个约莫四五十岁上下,身材有些肥硕的男人,他留着一头地中海的发型,正以一种猥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当下,凝欢瞬间就觉得不太对劲了,这个男人的目光让她有了警惕心。

    踩着高跟鞋的她朝后倒退了两步,和男人保持了些许距离,“不是。”

    现在,甲板上只有他们两人,不远处站着一排身穿西服的男人,显然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下属。

    男人一脸狐疑,显然不相信凝欢的说辞,“你一个大美人站在这里吹冷风,多不好?赶快过来吧,我带你进去。”

    他伸手就抓住了凝欢的手。

    凝欢用力挣脱开,迅速将手缩了回来,而后倒退了好几步。

    “别碰我!”凝欢立即出声:“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一个人来的!”

    “呵呵,真是个倔强的妞儿,可老子就是看上你了,陪我一晚,三百万!”男人迅速上前,凝欢则是步步后退。

    “我不卖!”

    凝欢咬紧下唇,她知道这面前的男人肯定来头不小。

    “不卖?你们这种女人最喜欢的不就是钱吗?老子有的是钱,三百万嫌少?那就加个零!”

    “我说过了,我不卖!别碰我!”

    男人一把搂住了凝欢纤细的腰肢,在闻到他身上气味之时,凝欢就有些受不了了。

    “小美人儿,还和我倔?”男人闻了闻凝欢身上的气味,“真香,真对我胃口。”

    “别碰我!”凝欢惊呼,不断地挣扎着,她用尽全身力气,将面前这个男人推开……

    “妈的,别给脸不要脸!给我把她抓起来,送到我房间里,等到豪赌结束,老子要好好享用她!”

    “是!”

    凝欢意识到情况不对,转身想跑,但是却被其中一个男人一把给抓住了。

    她立即出声求救:“救命!有没有人!救我!”

    “救?你是我们头领看上的女人,谁敢救你?”带头的男人一把抓住凝欢,随后几个男人上前,直接钳制住了凝欢。

    凝欢根本就不可能是这么多男人的对手,她试图挣扎,试图求救,但却根本无济于事!

    她被带到了那个头领的面前,他一脸猥琐样,盯着她来来回回、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    第009章 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动我,你会后悔的!”

    “真是个小美人儿呢,长得也够美,真叫我动心!还会威胁人了?你以为我会怕吗?我哥可是六爷!”话音落下,他伸手就要抚上凝欢的脸颊。

    凝欢咬紧下唇,紧闭上双眸,双肩微颤着。

    可在下一秒,她没有感受到男人粗粝手指的触碰,而是听到了“咔”一声响……

    紧接着是那个头领的哀嚎声:“啊!是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对老子动手!”

    “砰——”一声巨响,那头领直接被摔到了地上。

    凝欢睁开美眸,她没想到权少承会突然出现。

    权少承朝着地上的男人抬腿就是狠狠的一脚,“妈的,我的女人你也敢动?”

    “啊……”男人痛的捂着肚子,“权,权少。”刚才还一脸威风的他,现在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忍着疼痛,圆滚滚的身子立即从甲板上爬了起来,而后迅速低着头,在权少承面前,一个字也不敢多说。

    “还不过来?”权少承的视线移到了凝欢身上。

    凝欢点头,乖巧的走到了权少承面前,权少承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他碰你哪里了?”

    凝欢一下子吓得说不上话,周遭的人纷纷朝着这边投以目光,看到权少承之后,又纷纷收回视线,朝着游轮内走去,不敢多看一眼。

    “说。”

    “手……”

    “手?”权少承冷笑,那股子邪佞让人害怕。

    “权,权少,饶命啊,我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是您的女人,如果我知道,我就算有熊心豹子胆,我也不敢碰啊!你就看在六爷的份上,大人不计小人过啊!”男人吓得一个劲的点头哈腰,一个劲的出声求饶……

    权少承冷冽的声音响起,就像是恶魔一般。

    “剁了他的手。”

    任凭男人求饶也没有用。

    “是。”接到命令的于森迅速点点头,而后动了动手指,几个持枪的精英一把将男人给拖了下去。

    剁,剁?

    凝欢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权,权少承?”她眨了眨美眸,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他的唇上依旧挂着似有若无的笑,这种笑让人琢磨不透。

    他低头,吻了吻她精致的耳垂,低沉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我的女人,浑身上下只有我能碰!”

    权少承一把握住凝欢的手腕,带着她进入了游轮一楼。

    “东一不是让你在这里等?”

    “我,有鼻炎,烟味我受不了……阿嚏……”凝欢话音落下,就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权少承眉头一蹙,随后吩咐着赶来的东一,“吩咐下去,谁都不许在会场抽烟。”

    “是,少主。”东一点点头,而后立即下去办事。

    凝欢一愣,有些错愕的望着权少承,刚才那话是他说的吗?

    她一脸错愕,盯着权少承看了许久。

    “想让我在这里吃了你,你就继续看!”

    凝欢迅速收回视线,没有再看权少承一眼。

    “权少。”忽然,苍劲有力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一个约莫五十上下的男人走到了权少承面前,“我听说,我弟弟不小心碰了权少的女人?废他一双手,未免也太过了吧!”    第010章 我的女人,谁都碰不得

    权少承森冷的笑让人脊背直冒汗,“怎么?六爷来我这里讨公道?”

    在权少承面前还敢挺直脊梁骨,除非是不想活着出去了!

    “当然不是。”六爷笑笑,“我只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小美人儿,会让权少如此大发雷霆。”

    “我权少承的女人,谁都碰不得。”这是一句警告,一句恶狠狠的警告。

    六爷一怔,有着明显的畏怯,为了掩饰好他的情绪,他将视线移到了凝欢身上。

    六爷朝着凝欢笑了笑,“这位小姐,您好,很高兴认识你。”

    凝欢抬眸望着面前的这个男人,朝着他点点头。

    他和刚才那个男人有些相似,但是完全是两种类型,面前的这个男人虽然年岁较长,但是却意气风发,身穿西装更是看上去十分有精神。

    这个六爷,想必也是有些来头。

    “我倒是有意和权少赌一把,不知道权少意下如何?”

    “六爷想要金水岸的那块地。”

    金水岸那块地价值数百亿,六爷身为开原集团的掌权者胃口自然是大,但是权少承的胃口更大,吞并整个开原集团的计划已经在他的筹划之中。

    “权少说对了。”六爷倒也不否认,大方承认。

    权少承冷笑,“若你输了呢?”

    “权少想要什么?只要我有!都可与奉上!”六爷也跟着笑笑,能赢了金水岸的那块地,那后期利润甚至可能达到上千亿!

    权少承薄唇微启,“令弟的命。”

    先前,权少承给了六爷一个薄面,只是废了他弟弟一双手。但是那样把强上女人当成家常便饭、又敢对他女人下手的人渣,一双手,怎么够?

    “哈哈哈哈,好!”六爷大方答应。

    凝欢从头到尾都是懵了的状态,这……玩的也太大了吧?人,人命也能拿来赌?那可是他弟弟啊,他居然不拿自己弟弟的命当一回事?

    一张椭圆形的大桌,是全场最大的赌桌,周遭的人纷纷朝后退了两步,偌大的显示屏上正在实况直播着这场赌局。

    权少承和六爷一人坐一端,权少承伸手将凝欢拉入怀中,强制性的让凝欢横坐在他的腿上……

    紧接着,权少承一脸淡定自若的表情,他伸手捏住了凝欢的下颚,随后一个吻直接落在了她的唇瓣上。

    “唔……”凝欢没有想到权少承会吻她,现在游轮上分明正在实况直播,他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吻她!

    凝欢的小手抵在他的胸膛处,想要伸手推却,但无奈小手被他也一把攥紧,

    这个吻吻得难舍难分,权少承没有打算轻易放过她。

    当六爷看了他的牌之后,他则是一脸笑容,“权少,金水岸那块地看来非我莫属了。”

    听到六爷这一句话,凝欢一愣,看来他是胜券在握了,权少承……要输了吗?

    “想让我赢么?”

    其实输赢和她都没有关系,但是为了慕飞,凝欢只能点头,“想。”

    “那我们赢定了。”笃定、轻松的语气在她耳畔响起。

    凝欢不解,为什么他会这样肯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风云书点-热门免费小说推荐 » 蜜爱深吻:权少豪宠小宝贝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