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气修

    哎,总算到家了,还是家里舒服。”

    打开房门,看着房间里面熟悉的摆设,单伟把买好的青菜和馒头随手往床边的小桌一扔,连鞋都没有脱的往床上一躺,闭眼感叹到。

    他叫单伟,是一个来自中原卧龙市的人。

    从小经历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在外打工的他,基本都是靠爷爷奶奶一手拉扯大的。

    可惜的是,好境不长,等到他十六岁那年,爷爷奶奶因为生病的原因也相继离去。

    从此以后,单伟只剩下了父亲这个一个亲人。

    爷爷奶奶死后,因为办丧礼之时花费了家里剩余的存款。

    没有余钱供应单伟上学的单父只能含泪让单伟丧学,拖关系让他来到了深市之中的一处小区当起了保安。

    这一干,就是两年时间。

    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了一会,单伟觉得好点了以后,这才缓慢的从床上爬起,开始做饭。

    说是饭,其实就是两个馒头,再炒上一个青菜而已,这就是单伟的晚餐。

    而这样的生活,单伟已经过了一年多,省下来的钱,他基本上都已经寄回家给父亲买药所用了。

    单伟的父亲也是一个命苦的人,因为单伟的爷爷很早就得了偏瘫的原因,十三岁的单伟父亲就早早的承担起了养家的责任。

    所以,如今五十岁不到的单伟父亲,看起来就像是六十多岁一样,浑身都是毛病。

    每次单伟回家,看到父亲的浑身难受的样子,都会心疼的落泪。

    而为了帮助父亲治病,出来当保安这两年。

    单伟除了房租的两百块之外和用来吃饭的两百之外,剩余的工资,几乎丝毫不剩都被单伟寄了回去。

    青菜洗好,打开煤气把锅烧热以后,单伟小心翼翼的朝着炒锅里面倒入了一点油。

    随后,一番爆炒以后,一盘就犹如水煮一样的青菜就被他炒好了。

    青菜炒好以后,单伟伸手把煤气灶关好。

    平时总习惯把煤气罐总闸也关好的单伟,因为今天特别饿的原因,在关好煤气灶以后,便把炒好的青菜端在床前的小桌之上,就着馒头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起来。

    此时的单伟并没有发现,煤气罐通往煤气灶的橡皮管道因为老化的原因,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

    那煤气罐中的煤气,因为他没有关得原因,正无声无息顺着那条裂缝朝着屋中四散而去。

    一番狼吞虎咽以后,单伟很快就把一盘青菜和两个馒头给消灭干净。

    吃饱了以后,就想睡觉,这是人的天性,单伟也不例外。

    因为就是在床边吃的原因,单伟吃完直接往床上一躺,准备眯上一会,等醒了再去洗碗。

    这一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迷迷糊糊之间,单伟感觉自己似乎闻到了一股浓重的煤气味。

    想要起床看一下怎么回事的他,却发现自己就像是鬼压床一样,全身无力,脑袋昏沉,别说动弹了,就连眼皮都像是挂了铅球一样,根本无法睁开。

    “不好,难道是煤气泄露了。”

    感觉到鼻子之间的煤气味越来越重,而自己却一动也也不能动。

    单伟心里一个激灵,顿时想起了一个可能,那就是他煤气中毒了。

    “救命啊!快来人啊!”

    想到这个可能以后,单伟下意识的想要出声求救,却没有想到,话到嘴边却变成了蚊子一样的嗡嗡。

    因为此时的他,别说全身了,就连嘴巴都控制不了。

    “难道我今天就要这样死在这里嘛?”

    发现就连求救都办不到,单伟有点绝望了,脑海中下意识的开始回想起以前经历的一切。

    这一想,他顿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

    单伟家中,爷爷奶奶已经离去,母亲出走,只剩下他和父亲相依为命。

    所以,想到父亲以后,他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自己死后,父亲伤心绝望的样子。

    “不行,我不能死,我要起来,我要活下来。”

    想到父亲,单伟顿时一个激灵,脑袋一下子清醒起来。

    以他对父亲的了解,如果他死了,估计他父亲也不会独活。

    所以,无论是为了父亲,开始为了自己,单伟都不能放弃。

    想到这里,单伟一边在心中疯狂给自己打气,一边开始集中精神尝试着控制自己的身体。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任何效果。

    但是,在单伟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的一个手指突然能动了。

    单伟一看,心中大喜,因为这代表着他的努力有了成果,只要全身能动以后,他就可以逃出去了。

    于是,单伟更加努力的开始尝试着控制着自己的身体。

    一个手指,两个手指,三个手指,一个手臂……

    此时的单伟完全已经沉浸在逐步控制自己身体的喜悦之中,完全忘记自己此时其实已经处于高浓度的煤气之中。

    说也奇怪,此时的煤气浓度,如果一个正常的人,估计呼吸不到几口便会煤气中毒而死。

    但是,床上的单伟此时却仿佛没有受到影响一样,反而越来越精神。

    终于,在单伟不懈的努力之下,它的身体已经从一根手指,到一个肩膀,再到双腿,渐渐的整个身体都能动了。

    “啊,终于能动了。”

    随着最后的头部也能动以后,单伟兴奋的惊呼一声,双手一撑床就想从床上坐起。

    谁知,下一秒,单伟只感觉自己丹田部位一热,撑到床上的双手突然涌出一股巨力,猛的把他的身体朝着墙上弹去。

    “轰”

    “哎呦,不好,我的头。”

    一头撞到了墙上,虽然没有感觉到疼痛,但是单伟依旧吓的惊呼出声。

    不过,惊呼过后,单伟抬头一看,顿时吓住了,因为此时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半圆的脑袋坑。

    要知道,他面前的墙可不是普通的墙,而是房间的承重墙,里面全部都是钢筋水泥混凝土。

    平时,他就是想往里面钉一颗钉子都难。

    可是,就在刚刚,他的脑袋撞到墙上以后,他的头没事,那坚硬无比的混凝土墙面却出现一个大坑。

    “我去,难道是在做梦?”

    看到这里,单伟下意识的朝着自己大腿狠狠地拧去。

    “哎呦,好疼,竟然不是在做梦?”

    这一拧,单伟不由的疼叫出声,这才知道自己并不是做梦,而是刚刚真的用头把墙撞了一个大坑。    “啊,不好,煤气!”

    确定了自己不是在做梦以后,单伟这才想起了刚刚煤气中毒的事。

    于是,单伟惊呼一声,顾不得深究为什么自己的头把墙撞了一个圆坑,自己却一点事情也没有,一阵风一般的冲向厨房。

    来到厨房以后,单伟一看煤气罐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样开关是开着的,于是赶紧动手把开关关了。

    “咦,不对,煤气味这么重,为什么我一点事情也没有,反而觉得很舒服?”

    关掉了煤气罐开关以后,单伟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这才发现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那就是屋中依旧充满了煤气那难闻的气味,但是此时的他却一点也不觉的难受,反而有一种特别舒服的感觉。

    而且不止如此,单伟似乎还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似乎正在吸收着屋中的残余煤气。

    “咦,莫非我跟小说里面的主角一样在危险时刻觉醒了特异功能?”

    百思不得其解的单伟,突然想到了平时用来打发时间看的那些都市异能小说,脑洞大开的想到。

    想到这个可能以后,单伟顿时激动起来。

    要知道小说之中那些主角在得到异能以后,基本上都是一帆风顺,出人投地,还有各种美女相伴。

    这对他这种小屌丝来说,那简直就是不能抗拒的诱惑。

    “冷静,冷静,我一定要冷静!”

    想到这里,单伟赶紧在心中自言自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毕竟,就算真的觉醒了异能,他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异能,万一并没有,岂不是白高兴一场。

    这样一番自我催眠以后,单伟果然冷静了下来。

    随后,单伟来到床上坐好,开始回想刚刚发生的一切。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事情的起因应该是是我做饭时忘记了关掉煤气,所以导致了自己煤气中毒。”

    “后来,因为想到了父亲,我爆发了强烈的求生欲,这才清醒过来,重新掌握了身体。”

    “难道事情是出在我强烈的求生欲之上?”

    “因为我求生欲太强的原因,所以觉醒了异能?”

    想起迷迷糊糊之间,自己在想到父亲以后,爆发出那强烈的求生欲,单伟心中已经大概明白了自己的异能是怎么来的了。

    “但是,我觉醒的是什么异能那,总不能只是简单的吸收煤气吧?”

    明白了异能的来源以后,闻着房间里面依旧浓厚的煤气味,单伟疑惑的想到。

    一番猜测以后,单伟依旧弄不明白,自己是觉醒了什么异能。

    于是,单伟准备实验一下。

    说做就做,单伟从床上坐起,直接来到厨房打开了煤气罐,并且拔掉了橡皮管道,对着那正在朝外面喷的煤气试探的吸了一口。

    “哇,好舒服啊!”

    一口煤气入肚子单伟顿时感觉就像是吃了药一样,浑身都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于是,他干脆就直接坐到了那煤气罐气瓶的面前,闭上眼对着那煤气大口的呼吸起来。

    这一闭眼呼吸,单伟突然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他即使闭上眼睛也可以感受到那煤气的存在。

    而且不止如此,单伟惊奇的发现,当他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以后,似乎可以清楚的感应到自己身体里面一条条就像是管道一样的东西。

    而那些他可以感应到的煤气,就是透过他的皮肤以后。然后,顺着他身体里面的那些管道,朝着他身体丹田部位的一个巨大圆形空间涌去。

    看到这里,单伟当即一愣,从那独特的视角之中退了出来,脑海里突然想到了武侠小说里面描写的经脉和丹田。

    因为他刚刚看到的一幕,像极了武侠小说之中的经脉和丹田,以及修炼到一定程度以后会出现的内视。

    “卧槽,莫非我看到的那些管道,就是我体内的经脉和丹田?而我现在的样子就是小说中的内视?”

    想到这个可能,单伟顿时忍不住在心中惊喜的叫出声来。

    要知道,华国的武侠传说,可是远远多于异能的。

    所以,相比于异能,单伟更希望自己拥有一身内力。

    惊喜过后,单伟想起自己刚刚还没来得及细看,于是又忍住兴奋的感觉,重新闭上眼睛,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

    果然,没过多久,单伟的意念就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圆形空间之中。

    那圆形空间不大,在单伟内视的感应下只有巴掌大小,中间是一片在缓慢旋转的漩涡。

    而那片漩涡,却正是他的身体在外面吸收的煤气组成。”

    “啊,莫非我觉醒的不是异能,而是内功?”

    看到这里,单伟不由惊讶的想到。

    经脉,丹田,内视,这三样东西,都是武侠小说里面才有的东西,此时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体里面,单伟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更重要的是,按照武侠小说里面的说法,内功这东西,修炼的是人体之中的内气。

    可是,他丹田里面的可不是内气,而是煤气,这一点跟那武侠小说一点也不一样。

    “怎么回事那?我这到底算是异能,还是内功那?”

    想到这里,单伟烦躁的睁开了眼睛,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是觉醒了都市小说里面的异能。

    但是,现在一查看,却发现竟然不像异能,更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内气。

    可是,让他郁闷的是,他丹田里面的内气,并不是他修炼出来的,而是从外面吸收的煤气。

    这一点,纵使是所有小说之中,都从来没有出现过,根本就没有办法参考。

    “咦,对了,我刚刚无意间把头撞到墙上,头一点事都没有,但是墙却多了一个大坑,是不是就是因为煤气内功的原因。”

    虽然目前还弄不懂自己丹田里面的到底是异能还是内功,但是想到刚刚发生的事,单伟依旧有点不敢置信。

    那可是混泥土啊,可不是豆腐,就那么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撞出了一个大坑。

    如果说不是他那体内不知道是内功,还是异能的东西搞的鬼,他自己都不相信,    想到这里,单伟突然想起自己看过的武侠电视剧。

    类似的情况,他在很多武侠的电视剧里面都看到过。

    那里面的主角要么吃了天才地宝,要么练了奇功,功力突然大增,弄的主角根本就无法掌握,惹出了不少麻烦。

    “莫非,我现在的情况就是那样,刚刚就是因为突然多了一身煤气内力,遇到危险之时无意识的用到了自己身上,所以这才造成了眼前那巨大的破坏力。”

    看着床前那个跟他头一样大的圆坑,王阵不由的寻思到。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看来我要想办法控制一下我身体里面的煤气内力,不然的话万一控制不住,岂不是要被人家当成怪物。”

    想到这个可能以后,王阵忍不住自言自语的嘀咕到。

    毕竟,这可是有前车之鉴的,刚刚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可是直接用头把那混泥土都撞了一个大坑。

    如果这种情况,突然发生在外面,或者上班的时候,那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更让单伟担心的还不是这个,而是万一他不小心把煤气内力用在了人的身上,那岂不是更惨。

    “太恐怖了!”

    想到这里,单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

    想归想,毕竟还没有试过,单伟还是有点不放心。

    于是,他把目光放在房间之中寻找起来,准备试一下是否就像他想的那样。

    一番搜寻以后,单伟把目光放在一个喝剩下的王某吉的铁罐之上。

    选好目标以后,单伟把王某吉的铁罐拿到手中,然后单手紧握那王某吉的铁罐心中开始下意识的用力。

    也就在这个时候,单伟发现,当他心中下意识想要用力的时候,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顿时涌出一股,沿着他的经脉瞬间来到了他的手中。

    “嘎吱”

    下一秒,只见那王某吉的铁罐,瞬间就被单伟单手给捏成了一坨。

    “我去,还真是内力啊!”

    看到自己单手捏爆王某吉的铁罐,再加上刚刚感受到的气感,单伟不由惊喜的叫出声来。

    惊喜过后,单伟回过神来,看着手中被捏扁的铁罐,心中依旧有点自己是在做梦的感觉。

    于是,接下来,他家中的那些瓶瓶罐罐开始遭殃起来,一会的功夫,单伟的面前就多了一堆试验的牺牲品。

    看到这里,单伟总算冷静起来,开始思考怎么控制自己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

    直到这个时候,单伟才发现自己根本就不懂任何修炼内力的功法。

    “没有修炼功法,那我怎么修炼?”

    想到这个问题,单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虽然华夏自古以来都有武侠的传说,但是那些仅仅是传说,即使真的有修炼功法,他一个小小的民众,也根本接触不到。

    所以,即使他现在凭空多出一身内力,也根本找不到可以修炼的功法。

    “咦,对了,某度和小说之中,似乎就有关于内功修炼的方法,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修炼而已,不如我试一试?”

    想不到办法的单伟,无意间看到了床头的手机以后,当即脑洞大开的在心中想到。

    想到这里,单伟拿出手机打开某度开始搜索起内功心法。

    这一搜,果然一大堆有关修炼内功的功法都涌了出来。

    看到竟然有那么多,不知道那个是真的,那个是假的单伟只能选择一一查看。

    一番查看以后,单伟虽然没有找到心中想要修炼的内功心法,但是却发现几乎所有的内功心法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需要专注,需要凝神静心。

    看到这里,单伟突然想起自己煤气中毒无法动弹那会。

    原本那会的他,因为煤气中毒的原因,全身都处于麻痹,以及昏昏欲睡的状态。

    直到他想到自己的父亲以后,强烈的求生欲爆发,这才清醒过来,支撑着他一步步控制了自己的身体。

    想到这里,单伟似乎明白了什么,把手机往床上一放,盘膝坐好闭上眼睛把全身放松以后,开始用无形的精神力感受着自己的身体。

    刚开始的时候,还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单伟并没有放弃,依旧把全部精神力都集中在自己的身体之中。

    “嗡”

    就在下一秒,依旧没有放弃的单伟只感觉自己的精神力一震,似乎突破了一层薄膜。

    随后,单伟发现自己就像是进入了游戏的第三视角一样,即使闭上眼睛也可以感受到周边的一切。

    于是,单伟心中一动,第三视角的感知就从他的体外来到了体内丹田位置。

    随后,一片空荡荡的丹田和一个缓慢旋转着的煤气内力团出现在单伟的视线之中。

    看到自己再次进入内视状态,而且还是高清版的,单伟开始在脑海中回想有关于内功修炼方法的基础方法。

    那就是用意念推动丹田里面的内气运转,这样的话,丹田里面的内力就会源源不绝的吸收能量装大自己。

    于是,接下来,单伟开始尝试着推动自己体内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开始转动。

    刚开始的话,还没有什么效果,因为那煤气内力无形无质,就像是一团烟雾,而单伟的精神力又太过弱小,根本就无法达到推动的效果。

    后来,单伟一看,干脆用自己的精神力形成一道薄膜,把那煤气内力给包裹成圆形,然后再推动。

    这样做,果然有了效果,那煤气在转动之间,开始带动着连接丹田的那些经脉抽取着里面残余的煤气。

    而那些经脉里面的煤气在运转过程中,也开始通过他的身体,开始吸收着外界残留在屋中的煤气。

    这一幕,单伟就像是游戏里面的那第三人称一样,可以看的清清楚楚。

    看到这里,单伟已经大概猜测到他丹田之内的那些煤气内力具体是怎么来的了。

    肯定是他在生死关头,激发了体内的潜能,在不知不觉把他的身体改造成可以承受煤气的体质。

    于是,就这样,一场意外以后,他就这样从一个普通人变成了一个可以吸收煤气修炼的古武高手了。    按照某度搜索出来的资料一番修炼以后,单伟发现自己的丹田之内的煤气果然多了不少。

    这一发现,无疑就像是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以后,让单伟根本就无法入睡。

    于是,他干脆把煤气罐开到最大,然后修炼了起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被闹钟叫醒的单伟,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自己已经从修炼状态变成了睡觉。

    于是,他下意识的用鼻子一嗅,却发现屋中竟然一点煤气的味道也没有。

    “咦,不对啊,我记得睡之前,我是开着煤气修炼的,怎么现在一点煤气也没有?”

    发现屋里竟然闻不到煤气味,单伟顿时好奇不已。

    要知道,昨晚为了修炼,他可是特意把煤气罐开到最大。

    按理说,屋中应该是有很重的煤气味才对。

    可是,现在他竟然在屋中闻不到一起,那就太奇怪了。

    想到这里,为了弄清怎么回事的他,几下就穿好了衣服,来到了放置煤单罐的厨房位置。

    随后,单伟下意识的准备开煤气罐查看一下。

    却没有想到,手放在煤气罐开关上一拧,单伟才发现,煤气罐的闸门已经开到最大。

    “啊,竟然不是煤气已经关了!难道是煤气罐里的煤气,已经被我吸收完了?”

    发现煤气罐已经被他开到最大,但是即使凑近闻,还一点煤气也闻不到,单伟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毕竟,按照正常来说,即使他开了一夜煤气罐,里面的煤气可能已经跑完,但是屋中按说也会残留煤气的味道。

    可是,现在别说屋中了,就是煤气罐里都像是被清洗过一样,一点煤气的味道都闻不到。

    想到这个可能,单伟下意识的抱着煤气罐摇晃了几下,发现原本很沉的煤气罐,此时却变的特别的轻。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就是单伟猜对了,煤气罐里面的煤气肯定是在昨晚修炼的时候被他吸收完了。

    “我去,修炼也太耗钱了吧?”

    猜到煤气罐可能是因为修炼的原因,被自己消耗完了,单伟有点心疼的叫出声来。

    要知道,换一罐煤气,可是需要一百人民币的,这对于生活费只有两百的单伟来说,无疑是一下就要用掉二分之一。

    往常一罐煤气,单伟省着点用,三五个月换一次也很正常。

    可是,这次那煤气才换了几天,竟然被他一晚上修炼完了。

    “滴滴,滴滴”……

    正在王阵在心疼着自己口袋的钱的时候,他定的上班时间的闹钟响了。

    看到这里,单伟顾不得多想,赶紧穿好衣服,梳洗打扮一番,拿了半个昨晚留下的馒头,一边啃着,一边朝着上边的地方走去。

    单伟上班的地方是一个老小区,叫做温馨花园,离他上班的时候只有十几分钟。

    而上班的时间,则是十二小时制,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十二点。

    所以,为了不迟到,单伟定了两个闹钟,七点和七点半的。

    七点的闹钟是起床的时间,七点半的闹钟则是出发时间。

    虽然单伟的工作又累,时间又长,但是初中都没有毕业的单伟却特别珍惜。

    毕竟,在深城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有一个稳定的工作,不饿肚子,已经算是好的了。

    一边走,一边啃馒头,十几分钟的路程走完以后,单伟也把手中的半个馒头还吃完了。

    “早啊,龙哥。”

    路过上班的岗亭的时候,单伟照例给他那正在忙的同事李龙打了一个招呼。

    “啊,单伟,你终于来了,昨晚你的华哥出事了,现在在医院躺着的事情你知道不?”

    看到是单伟跟自己打招呼以后,那李龙着急的对着王阵说到。

    王阵一听,当即就愣住了。

    “华哥出事了?”

    “啊,不会吧,华哥不是一直都很健康吗?怎么会突然出事了,你不会骗我的吧?”

    回过神来以后,王阵的第一反应就是李龙骗自己。

    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张华一直都很健康,怎么会突然出事,并且还严重到住医院。

    说起张华,他即是单伟的老乡,也是单伟的表哥,是他们温馨小区保安队的班长。

    单伟之所以能够在温馨小区当保安,就是张华介绍进来的。

    因为有亲戚关系,再加上是老乡,那张华平时对单伟极好。

    所以,突然听到张华出事,单伟的心中不敢相信的同时,也充满了恐慌。

    “哎呦,我的伟哥啊,我怎么敢拿这事忽悠你啊,这是真的。”

    “昨晚华哥在小区巡逻的时候,听到四栋608有动静,于是不放心的他就非要去查看。”

    “你也知道的,那里死过人,平时我们路过都是远远的避开的,所以,当时我们都不敢跟着上去。”

    “谁知道,华哥上去以后,并没有发现什么事。”

    “但是,就在出来的时候不知道怎么了,冲着我们诡异一笑,突然当着我们的面从楼梯台阶之上滚了下来。”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都吓了半死,只能赶紧叫了救护车,把华哥给送到了医院。”

    “就在刚刚我们还收到留守兄弟的信息,说华哥只是受了一点轻伤,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陷入昏迷之中。”

    “这不,我想到你与华哥关系最好,又是老乡,提前给你说一下,让你做好准备或者去看望一下。”

    听到单伟不相信的话,那李龙惊恐的看了一眼四栋的方向,小声的对着单伟说道。

    单伟听李龙这么一说,也下意识的看向了四栋的方向,随后心中突然涌起不妙的感觉。

    因为这四栋的608出过人命的原因,特别邪门,是小区之中出了名的鬼屋。

    不少不信邪的租客,在里面连一晚上都坚持不了,就被吓跑了。

    所以为了安全,平时夜班的时候,他们即使巡逻,也会离四栋远远的。

    却没有想到,还是出事了,而且出事的还是他的华哥!

    “嗯,谢谢你了龙哥,我这就去找队长请假去看华哥。”

    想到这里,单伟有点担心华哥的情况,于是告别了李龙,朝着队长办公室走去。    “砰砰”……

    来到队长办公室门前,单伟敲了敲门。

    人穷志不穷,做人的基本礼貌单伟还是懂的。

    “进来!”

    敲完门以后,也不过几秒,里面就传来回应的声音。

    单伟一听,推开了房门,映入他眼中的是一个身穿背心,浑身肌肉隆起的中年壮汉,却正是他们保安队的队长李鹏。

    李鹏是当兵出生,因为为人豪爽,从来不耍心机的原因,深受所有队员敬重。

    不过,此时的他却似乎并不开心,眉头紧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事。

    “坐吧,单伟,我就知道你小子会来,你是不是准备请假去看你华哥?”

    看到单伟,李鹏难得的冲着他笑了笑,开口询问到。

    “嗯,是的,李队,华哥有事,我肯定要去看看,不然的话,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看着李鹏,单伟认同的点了点头说到。

    “嗯,好,走吧,我们一起,正好我也要去看看华哥怎么样了。”

    因为张华比李鹏年龄大的原因,虽然李鹏是队长,张华是班长,但是在称呼之上,李鹏却一直跟所有队员一样都叫张华为华哥。

    说着,李鹏拿起了一个外套,便带头朝着外面走去。

    单伟一看,赶紧关上门跟了上去。

    走在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气氛有点沉重。

    还好的是,医院离他们所在的小区并不远,在步行了十几分钟以后,两个人就来到了医院之中。

    来到医院以后,两个人并没有耽误时间,一路直接走到了三楼的308号房里面。

    看李鹏轻巧熟路的样子,分明就是已经来过。

    “怎么样了,刘水,华哥醒了没有?”

    进入房间之后,李鹏对着一直在一旁守着的另外一个保安队队员刘水问到。

    “没,李队,华哥一直都是这样,医生来了几次,也检查了几次,都弄不明白华哥昏迷的原因。”

    看到李鹏和单伟进来,那刘水赶紧站了起来,摇了摇头回应到。

    “哦,这可就难办了,连昏迷原因都弄不清楚,那怎么治疗?”

    “不是说华哥只是一点皮外伤吗?怎么会一直昏迷那!”

    听刘水这么一说,李鹏不由的头疼的说到。

    刘水和单伟一听,都没有接话,因为连医生都查不出原因,他们就更不用说了。

    “哎,这样吧,单伟,你就暂时留在这里看着华哥,如果他醒来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你的工资,我会照常算,一日三餐我也会让人帮你打包送过来,不知道你有没有意见?”

    看着一直昏迷不醒的张华,那李鹏沉思了一会以后,开口对着单伟说到。

    “嗯,好的,李队,华哥就交给我了,如果华哥醒来,我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

    单伟一听,同意的点了点头。

    张华没出事之前,一直对他照顾有佳,几乎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弟弟。

    如今,张华出事了,让他来照顾张华了,他又怎么会有意见。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医药费的事情你不要担心,公司那边会搞定的,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在这里守着张华,等待他醒过来。”

    听到单伟没有意见,李鹏满意的点了点头,紧接着又开口说到。

    “嗯,好的,李队,你去忙吧,华哥交给我了。

    听到李鹏的话,单伟赞同的点了点投说到。

    看到单伟没有意见,李鹏交代了他几句以后,这才带着那刘水离开了病房。

    于是,原本不大的病房之中,只剩下了昏迷的张华和单伟。

    看到李鹏他们都离开以后,单伟这才有空细细打量昏迷的李华。

    这一看,单伟发现了一个不对劲的对方,那就是李华的脸色在灯光的照射下,竟然有点发青。

    看到这里,单伟下意识的靠近了李华,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却发现越是靠近李华,越是有一种冰凉的感觉。

    等到单伟把手放到李华的头上的时候,更有一种摸到了冰块的感觉。

    “我去,好冷。”

    这一摸,单伟当即惊呼一声,撤回了放在李华脸上的手。

    即使如此,单伟依旧感觉一股冰凉的的东西,从李华的头上钻出,朝着他的身体里面钻去。

    被这股冰凉的东西钻入身体,单伟当即打了一个寒蝉。

    不过,还没等到他反应过来,原本在丹田之中老老实实待着的煤气内力,却突然闻风而动,径直朝着那阴寒能量扑去。

    “轰”

    下一秒,两者相遇以后,那煤气瞬间就把那入侵到他体内的阴寒能量给包裹起来,带到了丹田消化起来。

    这一切都是瞬间发生的,速度之快,单伟还没来得及反应,事情就已经结束了。

    虽然事情结束了!

    但是,刚刚那种被阴寒能量入侵到体内的感觉,单伟却一点也没有忘记。

    “难道华哥是被鬼上身啊?”

    回过神来以后,单神盯着面色铁青,双眼紧闭的张华,突然想到了这个可能。

    要知道,他的丹田可是有着内力的。

    既然小说中的内功都能出现,那么再出现鬼这种生物,还是有可能的。

    这一点,就很好解释,张华明明外表看起来一点事情也没有,但是却一直昏迷不醒了。

    因为,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鬼的话。

    按照灵异小说里面的记载,人如果被鬼附身的话,陷入昏迷不醒的状态,实属正常不过了。

    想到张华可能被鬼附身了,单伟顿时想起了张华出事的地点,四栋608。

    那里恰恰就是他们小区之中,有名的鬼屋。

    听说,那里以前原本住了一个单身的美女,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深夜的时候身穿红衣从窗户跳了下来。

    从此以后,那里就开始闹鬼。

    很多不信邪的人,都去那里住过,但是连一晚上都坚持不了,就落荒而逃。

    于是,就更加坐实了四栋608鬼屋的名头。

    所以,平时为了安全着想,他们上夜班的时候,基本都是饶着四栋走。

    即使情非得已要上去,也会两个以上的同事一起去。

    只是,千防万防,没想到还是出事了。

    而且出事的这个人,还与单伟有关。    “莫非,华哥真的是鬼上身了?”

    想到有关于四栋608房间的传说,再结合张华现在昏迷不醒的样子。

    单伟的心中已经有七分肯定,自己的华哥应该是被鬼上身了。

    鬼上身?

    想到这个可能,单伟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这只存于小说或者鬼故事里面的事情,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单伟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毕竟,他又不是道士,也从来没有学过驱鬼的法术,即使猜到了张华是被鬼上身了,也束手无策。

    “咦,对了,貌似我体内的煤气内力可以吞噬华哥体内的阴寒能量。”

    “按照小说里面的描写,那阴寒能量应该就是鬼特有的阴气。”

    “既然我体内的煤气内力可以吞噬阴气,那么有没有可能,我体内的煤气内力也可以帮华哥把体内的鬼魂逼出来。”

    想了半天依旧没有想到办法的单伟,在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以后,突然萌生了这么一个大胆的想法。

    那就是用他体内的煤气内力,是否能够帮张华把体内的鬼东西给逼出来。

    要知道,鬼上身时间久了,对于被上身着来说,可是有很大伤害的。

    轻则大病一场,重则直接丧命都有可能。

    “不管了,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华哥平时对我那么好,为他冒点险还是值得的。”

    想到这个可能以后,看着铁青着脸一直昏迷的张华,单伟一番考虑以后,最终决定试试。

    如果不行的话,到时候只能另想它法了。

    说试就试,在心中做好决定以后,单伟调动丹田之中的煤气内力遍布全身,随后朝着那张华的手抓去。

    “我去,好冷。”

    单伟的手抓住张华的手以后,当即就感觉一股冰凉的寒意从张华的手中传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抓到的不是人的手,而是冰块一样。

    而且不止如此,单伟还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张华的体内,一股阴寒的能量,似乎还想像刚刚一样朝着他体内钻去。

    不过,下一秒,那阴寒的能量在接触到单伟手上煤气内力以后,就像是碰到了天敌一样,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

    感受到这一幕,单伟心中就更加确定自己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有吞噬阴气的作用了,不然的话,那张华体内的阴气也不会那么害怕他的煤气内力。

    确定了阴气的确怕自己的煤气内力,单伟顿时精神大阵,开始按照刚刚的想法,控制着体内的煤气内力朝着张华的体内输去。

    接下来,果然就像是单伟想的那样,他的煤气内力所到之处,那张华体内的阴气能量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远远的就避开了。

    看到这里,单伟更加来劲了,开始加速控制着体内的煤气内力朝着张华的体内输入。

    就这样,随着单伟的煤气内力输入张华体内的越来越多,那张华体内的阴气能量的地盘也变的越来越少。

    一会的功夫,在单伟的刻意控制下,那张华体内的所有阴气都被逼到了他的双脚之上。

    “嘿嘿,这下我看你怎么跑。”

    看到那张华体内的阴气被自己逼到双脚这个死角,单伟不由得意的自言自语到。

    现在的他,心中对于鬼这种东西的恐惧,早就消散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激动和兴奋。

    因为现在,那张华体内的阴气能量只剩下两个选择,要么被他体内的煤气内力吞噬,要么被他逼出张华的体内。

    当然,如果这阴气真是一个鬼魂的话,那就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反击。

    不过,这点单伟并不担心,因为他早就在身体表面布满了煤气内力。

    如果那张华体内的鬼魂,真的要反击的话,只会自寻死路。

    单伟想的到这点,那张华体内的鬼魂又怎么想不到这点。

    所以,下一秒,就在单伟的注视下,那张华体内的阴气猛的从他体内窜出,在单伟的注视下形成了一个身穿红衣若隐若现的女子魂魄。

    “小子,我知道你,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不然的话,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那红衣女子的魂魄出现以后,色厉内荏的看着单伟说到。

    “我去,还真是鬼。”

    看到这一幕,单伟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不过,一转眼看到那女鬼色厉内荏的样子,以及听到它的威胁以后,单伟笑了。

    如果是他不知道体内的煤气内力有克制鬼魂的作用,碰到这种情况,他肯定会怕的要死。

    但是,现在害怕的就不应该是他了,而是眼前这个鬼魂了。

    不然的话,估计那鬼魂就不会那么客气的威胁他了,而是直接攻击他了。

    “呵呵,不客气,你想怎么不客气。”

    “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就自行离开,从此不再纠缠张华,要么就是留在这里,被我的内力吞噬,从此魂飞魄散。”

    想到这里,单伟懒得多废话,直接开口威胁到。

    “哼,小子,你给我等着,这只是我的一娄阴气所化,等你那天见到我本体的时候,我看你还敢这么嚣张不。”

    被单伟这么一威胁,那女鬼有点恼羞成怒的说到。

    说着,那女鬼明知道自己的一娄阴气不是眼前单伟的对手,但是依旧不愿意束手就擒,而是心中一动,把形成自己身体的阴气化作无数的漆黑的飞刀,朝着单伟全身笼罩而去。

    单伟一看,当即一惊就要躲开,但是余光看到身后昏迷的张华以后,当即停住了身子,把身体里面的煤气内力集中在身前,准备硬抗那女鬼的攻击。

    “如果有一个盾牌就好了。”

    眼看着那一片黑色飞刀就要飞到自己胸前,不知道煤气内力能不能挡住的单伟,心中忐忑不安的想到。

    “铛,铛,铛”……

    单伟刚刚有这么一个想法,下一秒,一个让意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他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瞬间就被抽空,一个透明色的盾牌无声无息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所有的黑色飞刀攻击。

    看到这里,单伟顾不得多想那煤气内力怎么会从他丹田里面跑出来。

    而是心中一动,控制着煤气内力所化的盾牌就变成了一个透明大手,把一击不成想要逃跑的那片黑色飞刀给牢牢的抓在手中。    “给我吞。”

    看到煤气内力形成的大手包裹住那阴气所化的黑色飞刀以后,单伟厉喝一声,那煤气内力顿时发动,开始吞噬起那形成黑色飞刀的阴气起来。

    “啊,小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这一切都是在瞬间发生的,速度之快,单伟都来不及多想,完全都是下意识的反应。

    而他的煤气内力也没有让单伟失望,在他下达命令的几秒之间之内,就把那黑色飞刀给吞噬完毕。

    只留下那红衣女鬼不甘的声音,在房间之中回荡。

    “我去,我竟然这么牛逼了,还有,我手中的盾牌是怎么来的?”

    看到转眼间的功夫,那红衣女鬼的分身就被自己给消灭掉。

    回过神来的单伟,看着自己手中那透明的盾牌,一脸懵逼的叫出声来。

    “咳咳,啊,我这是在那里啊?”

    就在这时,单伟身后突然传来咳嗽的声音。

    单伟一听,顾不得多想,心中一动,手中的盾牌顿时消失不见,重新化作煤气内力出现在他的丹田之中。

    “啊,张华大哥,你醒了?”

    把手中的煤气内力盾牌收好以后,单伟转过身来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张华醒了,当即高兴的叫着跑到了张华的面前询问到。

    “啊,我怎么了?咦,不对,这里是医院,我怎么会在医院那?”

    看到单伟,张华当即一愣,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躺在床上,于是忍不住惊讶的叫出声来。

    不过,下一秒,当他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宿舍,而是在医院的时候,顿时懵逼了。

    “额”……

    “是这样的,华哥,昨晚你巡逻的时候,经过四栋608的时候,听到有动静,就上去查看了一下。”

    “谁知道,在下来的路上,突然就从台阶上面摔了下来,还一直昏迷不醒。”

    “没有办法,李队只能把你送到医院,这不,早上听到这件事以后,我就请假来看你了,谁知道,你这么快就醒了。”

    不知道华哥是否还记得昏迷前的事情的单伟,听到张华问自己这个问题,略微沉思了一下开口回答到。

    单伟并没有告诉张华,他之所以陷入昏迷,那是因为鬼上身了。

    毕竟,这种事情,就算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就连单伟自己现在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都依旧有种做梦的感觉。

    “啊,不对,不是那样。”

    “小伟,华哥如果跟你说,我昨晚看到一个红衣女鬼,你信不信。”

    听到单伟的回答,那张华愣了一下,随后就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神情紧张的看了一眼四周,小声的对着单伟说到。

    单伟一听,心中当即也是一愣,这才知道,张华昨晚竟然也看到了那红衣女鬼。

    “啊,华哥,真的吗?”

    虽然刚刚已经见过那红衣女鬼,但是单伟并没有说出来,反而装作好奇的样子,等待着张华把自己昨晚的经历讲出来。

    毕竟,如果把刚刚经历的事情说出来,肯定会暴露他拥有煤气内力的事情和会捉鬼的事情。

    单伟又不傻,才不会轻易说出这件事,人怕出名猪怕壮,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嗯,是真的,小伟,昨晚我和小白,小川巡逻到四栋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上有很大动静。”

    “当时我害怕会是有贼,想去楼上看看,但是小川和小白都害怕,死活不敢去。”

    “于是从来不信邪的我,就让他们两个在楼下守着,我一个人上去查看。”

    “说真的,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害怕。”

    “但是,等到我爬到六楼以后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时候,却突然害怕起来。”

    “不过,还好,当时我上去以后,那动静也没有了。”

    “于是,舒了一口气的我,就准备转身下楼。”

    “谁知,我刚转过身来,就看到一个身穿红衣,披散着头发的女子站在我的面前。”

    “当时,我就被吓了半死,下意识的就要惊叫出声。”

    “却没有想到,那红衣女鬼冲我一笑,下一秒,我只感觉浑身一寒,就昏迷了过去。”

    “至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听到单伟问自己这个问题,张华吓意识的打了一个寒蝉,紧张兮兮的看着单伟解释到。

    说的过程中,还时不时朝着四周看去,生怕昨晚看到的红衣女鬼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嗯,华哥,我相信你!因为这个世界上的确有鬼。”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那就是我天生就有阴阳眼,从小就可以看到那些脏东西。”

    “说出来,你千万不要害怕,其实就在刚刚,你还没有醒来的时候,那红衣女鬼的一丝魂魄一直都在你身上附着。”

    “不过,还好,我从小就带了一个父亲帮我求的八卦玉符,天生可以克制那些脏东西。”

    “于是,趁着你昏迷的时候,我用那八卦玉符帮你把附在你身上的红衣女鬼给吓走了,这也是你为什么会这么快醒来的原因。”

    听完张华讲完昨晚发生的事情以后,单伟心念一转,为了以后考虑,决定把自己刚刚也看到那红衣女鬼,并且还帮他把红衣女鬼吓走的事情说出来。

    当然,煤气内力的事情他并没有说,而是用了一个他从小就带着的玉佩说事。

    至于阴阳眼,那完全就是鬼扯了,他为什么能够看到那红衣女鬼,他自己都不清楚。

    “啊,真的吗?那就太谢谢你了,小伟。”

    “我就说嘛,我明明被红衣女鬼附身了,怎么会那么容易就醒来,原来是这个原因。”

    听单伟这么一说,张华顿时恍然大悟。

    他就说嘛,明明自己都已经鬼上身了,怎么去一趟医院就好了,却原来是小伟利用法器帮他把鬼给吓跑了。

    “对了,小伟,我准备辞职了,因为,经历过这么一次死里逃生的事后,我害怕了。”

    “我还这么年轻,不想死。”

    说完以后,张华想了想,神色凝重的对着单伟说到。

    以前,他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

    直到这次亲身经历了一次以后,他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现在,他一想起昨晚的事情,心中就忍不住不寒而栗,实在是害怕了。    “啊,华哥,你要辞职?”

    听张华这么一说,单伟惊讶极了。

    要知道,张华在温馨小区已经当了五六年的保安了,时常还说要干到老。

    可就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因为被鬼上身一次就要辞职,可见他的心中有多么害怕了。

    “嗯,我想过了,我准备辞职换一个地方。”

    “毕竟,你刚刚也说了,你只是把那个红衣女鬼吓跑了,并没有消灭它。”

    “也就是说,那红衣女鬼其实依旧还活着,并且还待在温馨小区四栋608房间。”

    “如果我还待在温馨小区当保安,谁知道她会不会再找机会上我身。”

    “这一次,我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下次那?谁知道那红衣女鬼会不会直接下杀手?”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离那红衣女鬼远一点,不然的话,总是提心吊胆的,谁受的了?”

    看着单伟,张华把自己心中的感受,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毕竟,他可是有家室的人,明知有危险,还不离远点。

    要是等他死后,别人住他的房子,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娃,才知道后悔,那就晚了。

    单伟一听张华的话,心道也是,那红衣女鬼可不是简单人物。

    只是用了一股阴气,就能让张华一直陷入昏迷之中,如果全力出手,谁知道会有多厉害。

    再加上,单伟吞噬了那红衣女鬼的阴气分身,肯定已经得罪了它。

    他有煤气内力护体还好,那张华的身上可是什么都没有,万一再被那红衣女鬼附身,谁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嗯,这样也好,华哥。”

    “实话说,这次我帮你把那红衣女鬼的阴气分身吓走,已经得罪了它。”

    “那红衣女鬼临走的时候,就已经放下话来,说不会放过我。”

    “我还好,有八卦玉符保护,那女鬼奈何不了我,但是,就怕它会牵连到你,那就麻烦了。”

    “所以,你如果要走,我支持你。”

    想到这里,单伟看着张华,认同的点了点头说到。

    “啊,还有这事,小伟,要不你跟我一起走吧。”

    “不然的话,万一你身上八卦玉符不管用了,留在温馨小区岂不是要危险了。”

    听了单伟的话,那张华惊讶的叫了一声,满脸关心的询问到。

    “不了,华哥,我有八卦玉符护身,没有关系的。”

    “至于你,则可以暂时换一个工作,等女鬼的事情解决以后,我再通知你。”

    “以华哥你的工作能力,李队不可能不要你的。”

    听到张华想要自己跟他一起走,单伟略微想了一下,便直接开口拒绝了。

    在温馨花园已经待了那么久,他真的不想那么轻易的离开。

    再说,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有了煤气内力的保护,他根本就不用害怕那红衣女鬼。

    说不定,那红衣女鬼还害怕他那!

    “嗯,那好吧,小伟,你就暂时还留在温馨小区吧。”

    “记住,一旦遇到危险,千万不能逞能,赶快辞职离开,”

    “钱虽然重要,但是如果没命了,再多的钱也没有用。”

    看到单伟不愿意跟自己一起离开,那张华想起单伟的家庭,以及打工的原因,便不再多劝,改成提醒的说到。

    “嗯,好的,华哥,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看着张华,单伟同意的点了点头。

    “走吧,小伟,我们现在出院吧,我这就去找李队辞职,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多待了。”

    说到这里,那张华猛的站起身来说到。

    “啊,这就走了,华哥,要不你等一下,我给李队打一个电话通知他一声,不然的话,恐怕事后他会埋怨我。”

    听到张华现在就要出院,单伟想到李鹏刚刚离开的吩咐,赶紧叫住他说到。

    “嗯,也对,小伟,你跟李队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说我要出院。”

    “至于原因,你就对他说,我一会去找他详谈。”

    听单伟这么一提醒,张华同意的点了点头,又重新坐在床上,等待单伟给李鹏打电话。

    单伟一看,当即拿出了电话,拨通了队长李鹏的手机。

    “嘀,嘀,嘀”……

    几声电话铃声以后,电话被接通,李鹏惊喜的声音从手机之中传出。

    “小伟,你突然给我打电话,莫非是华哥醒了?”

    “嗯,是的,李队,华哥已经醒了,现在正闹着出院。”

    “至于原因,电话里面说着不方便,他说一会回去详细给你解释。”

    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问话声,单伟答应了一声,把李华要出院的事情说了一遍。

    “啊,真的吗,华哥醒了,还要闹着出院,小伟你不会骗我吧?”

    电话那头,李鹏听了单伟的话,满脸惊讶的询问到。

    要知道,他走的时候,那张华还一直都在昏迷之中,连医生都找不到原因。

    可是,他这才离开不到一个小时,那单伟就告诉他张华醒了,并且还要出院,李鹏又怎么会不担心单伟是在骗他。

    “咳咳,李队,我有那么不让你相信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来都不骗人的。”

    “算了,我让华哥给你说两句,你听到他的声音,你就相信了。

    说着,单伟把手中的手机递给了张华。

    “李队,是我,张华。”

    “我现在已经好了,医院也没必要再待了,所以我准备把病房退了,然后过去找你商量点事情。”

    接过了单伟手中的手机以后,张华直接对着手机表明了身份,然后开口表明了自己要出院的事情。

    “啊,真的是你啊,华哥,原来小伟还真的没有骗我。你果然醒了。”

    “这样吧,你说你想出院,这个好办,你直接到医院前台那里告诉那护士,就说你要出院。”

    “你告诉他们,晚点李鹏会去办离院手续,那护士都认识我,会放你们回来的。”

    听到了张华熟悉的声音,那李鹏惊喜的说到。

    “嗯,好的,华哥,我先挂了,你在办公室等我,我这就和小伟一起去医院前台。”

    听到李鹏肯定的回答,张华又冲着手机说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走吧,小伟,这下放心了吧?”

    打完电话以后,张华一边把手中的手机递给单伟,一边倜傥的说到。

    “嗯,放心了华哥,我们走吧。”

    接过手机,单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开口说到。    给李鹏打完电话以后,张华一刻也不愿意在医院多待,当即把病号服脱了,换上自己的衣服,然后和单伟来到了医院前台那里。

    接下来,果然就像他们队长李鹏说的那样,两人在报了李鹏的名字以后,把衣服一交,什么都不用管,便轻松离开了医院。

    随后,张华带着王阵一路小跑带走的赶到了温馨小区李鹏队长的办公室以后,开始同李鹏开始交谈起来。

    而在一旁的单伟,听着两人的交谈,眼光却下意识的看向了温馨小区那四栋608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踏入温馨小区以后,他就感觉似乎有一只无形的眼睛正在盯着他们看。

    而这种感觉,却正是来自温馨小区的四栋608的方向。

    “莫非,是那红衣女鬼一直在盯着小区门口,等待着我们回小区?”

    想到这个可能,单伟不由的眉头一皱,突然想起了那女鬼说认识他的话。

    温馨小区说小也不小,说大也不大,一共也才十栋。

    虽然四栋离他们小区门门并不远,但是也起码有一千多米的距离。

    可是,刚踏入小区的时候,单伟就有了一种被人窥探的感觉。

    而到了离四栋更近的队长办公室的时候,那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那红衣女鬼的活动范围,似乎并不像他想的那样只在四栋,说不定布满了整个小区都有可能。

    “还好,华哥准备离开了,不然的话,恐怕真到了晚上,还会有事件发生。”

    想到这里,听到一旁已经谈好的张华和李鹏,单伟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这次的事因便是张华!

    虽然他不知道张华怎么得罪了那红衣女鬼,但是张华如果走了,那女鬼就算是再厉害,难道还能追到别的地方。

    所以,听到李鹏同意张华暂时离开以后,单伟也放松的笑了。

    “好了,华哥,我让单伟这小子去帮你忙收拾东西,等会收拾完,要不你等着兄弟们下班一起吃个饭?”

    李鹏再三挽留,张华却坚持要走,无奈之下只能同意让他离去。

    不过,同意以后,李鹏想了想,共事了那么久,不请张华吃个饭,有点过意不去,于是又看着张华开口提议到。

    “不了,李队,说真的刚走进小区,我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如果不出意外,那女鬼肯定是又盯上我了。”

    “白天还好,那女鬼应该是不敢出来,但是如果到了晚上,那就不一定了。”

    “所以,李队,吃饭的事情,就暂时先免了,等我以后安稳了,我请你们都行。”

    听了李鹏的话,那张华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了。

    他虽然没有单伟那超强的感应能力,但是危险的预感,却是来自本能。

    这种本能让他明白,留在温馨小区,本身就是一种危险的行为,更不要说等到晚上一起吃饭了。

    “嗯,也好,小伟,那你就过去一起帮华哥收拾东西吧。”

    听到张华的话,李鹏看了四栋的方向一眼,眉头稍微一皱,同意的说到。

    虽然他不信这个,但是四栋608的邪门之处,却也非科学能够解释的。

    他唯一能做的,便只是让队员巡逻的时候,尽量远离。

    只是没想到,还是出事了,把他最欣赏的老下属都吓跑了。

    “嗯,好的,李队,放心,交给我了,保证完成任务。”

    听到李鹏的吩咐,单伟同意的点了点头。

    说到这里,张华当即告辞了李鹏,带着单伟朝他宿舍走去。

    来到张华的宿舍以后,此时那夜班的同事都还在睡觉。

    不想打扰到他们的张华,就和单伟快速的收拾完东西,离开了宿舍。

    “啊,那种危险的感觉终于消失了,小伟,你要小心了,那鬼东西不简单,如果感觉有什么不对,记得千万别冒险。”

    走出温馨小区以后,那张华松了一口气,神色凝重的对着单伟说到。

    “嗯,放心,华哥,我会小心的。”

    “我身上有护身八卦符,那女鬼奈何不了我的。”

    听到张华的话,单伟同意的点了点头,安慰的说到。

    那张华一听单伟的话,不再多说,因为他了解单伟,既然已经做好了决定,便不会轻易更改的。

    所以,该说的说完以后,张华告别了单伟,叫了一辆出租车带着他朝着新工作地点开去。

    早在温馨小区的时候,他就认识了一个老板,想请他去当保安队长,但是因为舍不得兄弟,就一直没有同意。

    现在,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他只能走这个后路了。

    目送着张华坐车离开以后,单伟扭头走进小区之中。

    随后,刚刚消失的被人目视的感觉,再次从四栋那边传来。

    “法克,你不招惹我的话,那我就不介意跟你和平共处,不然的话,老子早晚灭了你。”

    被人窥探的感觉重新回到身上以后,单伟愤怒的冲着四栋比了一个中指,恶狠狠地威胁说到。

    虽然他不知道,那四栋的红衣女鬼能不能听到,但是他想,那红衣女鬼肯定明白他那比中指那个手势的意思。

    果然,不知道是单伟的手势起了作用,还是那红衣女鬼真的听到了他威胁的话。

    后面,等到单伟再次上班以后,那种被目视的感觉终于消失不见了。

    巡逻,帮小区的业主老太太提提菜,与同事吹吹牛,一天的时间转眼过去了。

    八点以后,夜班的同事过来接了他们的班,单伟和同事们把物品交接清楚以后,便下班朝着自己的小窝走去。

    此时,单伟却没有发现,就在他离开温馨小区以后,一个批散着头发的红衣女子,突然从四栋608的窗口玻璃浮现出来,静静地注视着他的远去。

    而在那红衣女子的旁边,如果细看的话,分明还可以看到一个幼小的身影。

    “乖女儿,我们去找楼下保安叔叔玩个游戏好不好?”

    “好啊,好啊,妈妈,怎么玩?”

    目视着单伟消失以后,黑暗的四栋608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尖利的女子和一个小女孩对话的声音。    这一切,单伟并不知道。

    因为此时的他,已经回到了家中,正对着一份五块的炒米粉狼吞虎咽。

    没办法,煤气没有了,离发工资还有一段时间。

    如果他把剩余的钱拿去买煤气的话,这月的吃饭钱都不够了。

    所以,他现在只能凑合着在外面买着吃。

    吃完饭以后,单伟躺在床上,开始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

    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可以清楚的感应到丹田里面那一团煤气内力,单伟还以为今天白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他在做梦。

    要知道,今天白天他不但用煤气内力形成了一个盾牌挡住了那红衣女鬼的阴气分身攻击,还吞噬掉了它阴气分身。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听别人说的话,他怎么都不相信。

    “对了,白天那个煤气内力盾牌是怎么来的?”

    想到这里,单伟突然想起白天危急关头之时煤气内力形成盾牌。

    那个时候,那红衣女鬼的阴气分身,突然变成了一片黑色的飞刀朝他攻击而来。

    危急时刻,单伟明明可以躲开,但是害怕那红衣女鬼的飞刀攻击波及到身后张华的他,只能选择硬抗。

    因为当时不知道遍布身体表面的煤气内力,是否能够抵挡住那阴气飞刀攻击的原因,那个时候他下意识的就在想,如果有一个盾牌就好了。

    原本,他只是想想而已。

    却没有想到,他刚有那个想法,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就全部涌出,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煤气内力形成的盾牌,挡住了那阴气飞刀的攻击。

    而后,他下意识的想要抓住那攻击不成想要逃跑的阴气飞刀,那煤气内力就又变成了一个大手,并且在他的控制下,把那阴气飞刀给吞噬掉了。

    这一切,在当时,都是单伟下意识所为。

    当时因为时间紧急的原因来不及多想,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一切都与他当时的想法有关。

    “咦,这样说来,以后我岂不是想让体内的煤气内力变成什么形状,就可以变成什么形状?”

    想到这个可能以后,单伟心中顿时大喜。

    因为这代表着以后他根本就不需要学习什么武学招式和打造什么兵器了,遇到危险,只需要召唤出煤气内力,想攻击就可以攻击,想防御就可以防御。

    “刀来”

    想到这里,单伟准备试试自己体内的煤气内力是否就像他想的那样管用。

    于是,轻喝出声的同时,心中也开始强烈的想象着手中有一把刀。

    “嗡”

    下一秒,单伟只感觉自己丹田一震,那丹田里面的煤气内力顿时蜂蛹而出,朝着他手中凝聚而去,瞬间的功夫,一个看起来透明的菜刀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哈哈,好玩,好玩,还真跟我想的那样。”

    “盾来!”

    看到那煤气内力,果然就像他想的那样,不但可以从丹田来到体外,还可以随着他的心意变化形状,单伟开始忍不住激动的玩了起来。

    “刀,枪,剑,棍”……

    接下来,在单伟的实验下,他发现只要自己想,那煤气内力可以变成任何他想要的形状。

    不过,可能是因为煤气内力太少的原因,如果是变小东西的话还好。

    如果是变太大的东西,变出来的东西,就会缩小很多。

    “哎呀,十一点了,该睡觉了。”

    玩着玩着,单伟无意间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就已经十一点了,于是赶紧收回了消耗不少的煤气内力,回到床上睡了起来。

    “嘀嘀,嘀嘀”……

    温馨小区里面,保安值班室之中的闹钟突然响了起来。

    “走了,李龙,该我们去巡逻了,我们去小区转一圈去。”

    听到自己定的闹钟响了,保安值班室之中正在玩手中的王虎,关掉了闹钟,站起来对着正在玩游戏的李龙说到。

    “嗯,好的,张虎,走吧。”

    那李龙一听,同意的点了点头,收起手机,拿起橡胶巡逻棒和手电和已经准备好的张虎一起来到了小区里面。

    此时,因为已经是深夜二点左右,整个小区除了昏暗的路灯之外,已经一个人都看不到了。

    不过,无论是张虎,还是李龙并没有放松警惕,拿着手电,从十栋开始,一栋一栋的朝着小区的角落照去。

    温馨小区是一个老小区,所以只有六层。

    这种小区,住起来虽然舒服,但是却有一点不好,容易招贼。

    所以,从十二点以后,每隔一个小时,两人便要把整个小区都查看一边。

    而二点的这一遍,便是两人的第二遍巡查。

    “哎,李龙,你说华哥怎么就突然就辞职了那?也不知道,昨天晚上,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吓的连工作都不要了。”

    巡查到第六栋后,那王虎忍不住沉闷的气氛,好奇的向着李龙问到。

    “不知道啊,昨晚我们两个又没有跟着上去,你都不清楚,我怎么会清楚。”

    听到王虎问自己这个问题,李龙一边拿着手电仔细第六栋的前面,一边摇头说到。

    说真的,他也好奇张华看到了什么,吓的住了医院不说,第二天还辞职了。

    不过,这个问题,随着张华的离去,他们也无从知道了。

    “啊,李龙,你说那华哥是不是真的看到脏东西了,要不,我们这趟巡逻就把五栋巡完就算了,剩下的四栋,我们就不要巡了。”

    说话间,两人已经把五六两栋巡完,眼看着就要去巡三四两栋,那王虎有点害怕的说到。

    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刚刚,他突然就有了一种心惊胆战的感觉,尤其是离那四栋越近,那种感觉就越大。

    “那怎么行,你又不知道,现在华哥走了,代理班长是赵音,那货是个小人,如果知道我们没有巡查剩下的几栋,让他知道以后肯定会找我们麻烦的。”

    “走吧,李龙,不用怕,我们一会离四栋远点就行了。”

    听到王虎的话,李龙摇了摇头,安慰的说到。

    说着,李龙带头朝着四栋走去,那王虎一看,只能跟了上去。

    “呜呜呜,保安叔叔,你们有看到我的妈妈吗?我找不到她了?”

    李龙和王虎刚来到四栋不远,拿着手电正准备巡查,身后猛然传来一个哭泣的小女孩声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风云书点-热门免费小说推荐 » 超级气修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