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武至尊

    玄月大陆,大夏国,天玄城。

    “嘶……”

    感觉到浑身传来的痛楚,宁越猛地惊醒,努力的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自己瘫坐在广场中央的高台上,四周人声鼎沸。

    “我这是在哪?”宁越拍了拍脑袋,突然脑袋犹如炸裂般的疼痛,庞大的信息流在他的脑海中浮现。

    也不知过了多久,宁越的神色终于缓和了一些,好似见鬼一般,满脸的不可思议。

    他本是天魔域第一尊者,不足二十五岁便修炼到至尊境,三十岁的时候更是突破天至尊,一跃成为天魔域最年轻的天至尊!

    而且,他本身还是一位九品巅峰炼丹师!

    因机缘巧合之下,他在幽冥洞内得到了一部《轮回丹道》,苦心钻研数年,最终炼制出了一枚残破的轮回丹。

    却不料走漏消息,被天魔域九大地至尊联手围攻,在天魔之颠大战三天三夜,最终元力耗尽,无奈吞服了轮回丹。

    谁曾想这枚残破的轮回丹竟然真的让他重生了!

    而且,脑海中还多出了另外一个少年的记忆。

    根据脑海中那个少年的记忆,现在是天魔历二十年,也就是说,他重生在二十年后了。

    记忆中的那个少年也叫宁越,今年十八岁,是天玄城宁家的大少爷。

    十八岁,修为仅仅是淬体五重,在天玄城,像他这个年龄的人,修为大都在淬体八重九重。

    更有甚者,其他三大家族的天才修为已经达到后天之境。

    而今天,乃是天玄城三年一次的寒冰洞考核名额争夺。

    名额争夺分为两种形式,其中五个采取炼丹的方式争夺,另外五个则是采取比武的方式争夺。

    而宁越,正在代表宁家参加炼丹比赛!只是,今天的他显然不在状态,连平常轻松炼制成功的聚气散,都失败了!

    突然,道道议论声在宁越的耳边响起。

    “嘿嘿,宁家真的是凄惨,这次寒冰洞考核的十个名额,可能一个都拿不到。”

    “是啊,在年轻一辈的炼丹造诣上,宁家除了宁越之外,和王家,赵家,林家差太远了。”

    “这次如果宁家再失败的话,恐怕从今以后,天玄城只有三大家族了!”

    “宁越已经达到高级炼丹学徒,只差一步便能通过考核晋级到一品炼丹师,本以为可以力挽狂澜,为宁家夺得一个进入寒冰洞考核的名额,谁曾想,竟然连聚气散都炼制失败。”

    “哎,毕竟宁越的修为只有淬体五重,元气跟不上,炼制聚气散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

    不去管四周的议论声,宁越忙检查这具孱弱到不能再孱弱的身体。

    “淬体五重的修为,太低了,根本不够看。”

    盘腿而坐,宁越当即利用他那慢慢恢复的灵魂力量,在这具身体上仔细检查起来。

    “的确有些麻烦,怪不得十八岁了修为只是淬体五重,全身筋脉堵塞严重,能修炼到淬体五重多亏了那超乎常人的灵魂力强度。”

    “不对!不对!”突然,宁越面色一变,因为在堵塞的静脉内,他发现了一丝残留的液体!

    “毒血散!是毒血散残留的药力,是谁?竟然这么歹毒,对他使用毒血散!”

    所谓毒血散,乃是用八种剧毒药材提炼而成,无色无味,会慢慢蚕食服用者的筋脉,轻者筋脉堵塞,重者直接死亡!

    而且,毒血散不但有抑制元气的作用,更有抑制灵魂力的作用!换句话说,身中毒血散的人,不能轻易使用元气和灵魂力!

    “我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逼出体内残留的毒血散,只有修为达到后天之境,才有机会将体内的毒血散彻底驱除出去!”深吸一口气,宁越暂时放下心中的愤怒,看着面前的圆台。

    在他面前的圆台上,有一个小型丹炉,丹炉内还残留着炼制失败的聚气散。

    “幸好,还有一份药材。”目光瞥向丹炉旁边摆放整齐的药材,宁越松了一口气,暗道还好。

    聚气散,乃是一品丹药聚气丹的低阶形式,尚未成丹的形式。

    只需要将药材放在丹炉内提炼,控制火候便可。

    “上一次炼制聚气散失败,应该是毒血散搞的鬼。”双眸一寒,宁越冷冷道:“区区的毒血散还难不住我,聚气散?小儿科!”

    “嘭!”

    清脆的声响,在广场上悄然响了起来。

    林家林风,手掌重重的拍在丹炉上,顿时丹盖弹射而起,一团晶莹剔透的液体,飞射而出。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中,将丹药装入早已准备好的玉瓶内。

    “嘭!嘭!”

    又是两道脆响,另外一侧,赵家赵宣,王家王涛皆是一拍丹炉,将略显暗淡的药散装入玉瓶内。

    “林风果然逆天,不仅修为上达到了后天之境,就连炼丹一途上也有那么高的造诣,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林风炼制的聚气散品质,恐怕已经达到极限了吧?如果再进一步,很可能成丹呀。”

    “嘿嘿,依我看,林风完全有能力炼制聚气丹,只不过他不想打击其他人而已。”

    “呵呵,宁海,宁越已经炼制聚气散失败,看来,这五个寒冰洞考核名额,你们宁家是一无所获了。”与此同时,王家家主王启年嘴角微微上扬,侧过身来,笑道。

    三年前的寒冰洞考核名额争夺上,王家只获得了一席,这一届,王家单单在炼丹上已经获得了一席。

    而比武上,由于王家王涛修为早已达到后天初期,必然可以夺得一席。

    他对此很是满意。

    之所以大家对寒冰洞如此看重,绝不是因为寒冰洞内拥有多少天材地宝,而是因为,寒冰洞,乃是丹武学院在天玄城设立的一个考核地点!

    丹武学院为整个大夏国最好的学院,乃是大夏国所有的天才聚集地。

    能进入丹武学院,对于大夏国年轻一辈来说,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而且,一旦家族中有人真的通过考核进入丹武学院,对于像天玄城王家,赵家这种十八流小家族来说,绝对是天大的机缘!

    因此,参加寒冰洞考核的十个名额,实在是弥足珍贵!

    “快看!宁越!”

    就在王启年趾高气扬的望着宁海时,不知谁大喝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高台上,宁越右手猛然间拍在丹炉上,丝丝的元气从他的识海中涌出,顺着手掌进入到丹炉内。

    与此同时,他左手抓起一株三叶草,随手丢入到丹炉中。    一瞬间,喧闹的广场安静下来。

    王家,赵家,林家人,皆是如同见鬼一般的望着高台上手法娴熟的少年。

    到底怎么回事?

    宁越不是炼制聚气散失败了吗,为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开始第二次炼制?

    啪!

    “好!”宁海眼眶湿润,重重的一巴掌拍在身下的座椅上,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甚至指甲嵌入到肉中,渗出了丝丝的鲜血也全然不顾。

    宁家众人激动的握紧了拳头,内心中刚刚熄灭的火焰,再次被点燃!

    这个令宁家引以为傲的少年,这个炼丹天赋逆天的少年,这个坚强的少年,一直是宁家崛起的希望!

    “哼!别高兴的太早,淬体五重的修为,还妄想短时间内第二次炼制聚气散?痴人说梦!”

    正在这时,林家家主林震冷哼一声,嘲讽道:“还有一炷香的时间,如果你儿子不能前五个炼制出聚气散,那么这次的五个寒冰洞考核名额,宁家将一无所获!”

    嘭!

    林震话音刚落下,广场中央的一处高台上,林家第二天才林阳,在众人的注视下,将一团晶莹剔透的液体,装入到玉瓶内。

    “已经四个了,宁越能第五个炼制出聚气散吗?”

    “难,很难,以现在的状况看,即使宁越身体无恙,也很难第五个炼制出聚气散。”

    “对呀,林家林顺已经在萃取液体了,而宁越刚刚开始提炼,依我看,第五个炼制出聚气散的,必然是林顺!”

    “嘿嘿,在炼丹上得不到寒冰洞考核名额,宁家这次真的要被剃光头了。”

    “那是当然,毕竟宁家年轻一辈,修为最高的当属宁轩了,而宁轩的修为只是淬体十重巅峰,距离后天之境尚有一丝差距呀。”

    “宁越现在的举动,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看了看高台上依然努力的少年,大多数人皆是摇了摇头,认定宁家这次载定了。

    全然不顾四周的议论声,宁越快速的将每一味药材提炼出来,放入到面前的小玉瓶内。

    待将所有的药材炼制成液体后,宁越望着面前的五个小玉瓶,深吸一口气,双眸微微一凝,手腕快速的飞舞。

    下一刻,高台上摆放着的五个小玉瓶,竟然被他全部倒入丹炉内!

    “哈哈哈,看来宁越脑袋秀逗了,五种药材一起丢入丹炉?他也不怕爆丹呀。”

    “嘿嘿,我们还是远离他一点,丹炉爆炸后波及到我们可就得不偿失了。”

    “对对,速速远离!”

    刹那间,宁越所在的圆台附近,只剩下寥寥几个胆大的人。

    其余的人,皆是选择远离。

    “五种药材同时融合,这样虽然可以节省时间,但若是灵魂力强度不够,轻者爆丹,重者性命堪忧啊……”望着高台上宁越的疯狂举动,有经验丰富的一品炼丹师,低声喃喃道。

    “呵呵,宁海,不得不说,宁越真的是天才呀,胆大心细,此子今后成就定然很高!”冲着宁海竖起了大拇指,王启年笑道。

    “哎,启年兄,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宁越乃是天玄城炼丹天赋最高的天才,今后成就高,那是必然呀。”摆了摆手,赵家家主赵烈调侃道:“说不定这次能进入丹武学院,从此鲤鱼跃龙门呢。”

    “二位,落井下石恐怕不太好吧?”

    林震面色一冷,前半句话还好,可突然话锋一转,阴笑道:“想要嘲讽,那也得等到林顺炼制出聚气散再嘲讽呀,不然别人说我们不识大体,吹牛逼呢。”

    “哈哈哈……”

    宁海面色铁青,如果说刚才宁越的举动给了他们信心,那么现在的行为,彻底将他们的信心摧毁!

    同时融合五种药材,这等难度,恐怕连真正的一品炼丹师都很难完成!

    “哎,原本以为少主可以为宁家夺得一个寒冰洞考核名额,现在看来,基本上不可……”轻叹一口气,望了望高台上面色凝重的少年,宁家大长老宁堂话到嘴边,觉得自己说错了话,改口道:“有点困难了啊。”

    “哈哈哈,废物果然是废物,他要是能炼制出聚气散,我把名字倒过来写!”看着高台上乱搞的少年,林家林风狞笑道。

    天玄城年轻一辈,在武力值上,他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年纪轻轻便突破后天之境。

    而且炼丹天赋也不低,只差一步便能成功通过考核,晋入一品炼丹师。

    可纵然他的炼丹天赋很高,但在天玄城,依然有一个少年,比他的炼丹天赋更高!

    那便是宁越!

    无论是炼制什么药材,宁越总是先他一步炼制出来,而且品质也要略高一些。

    “哼!身中毒血散,就算你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炼制出聚气散的!”冷哼一声,林风有百分之百的信心断定,宁越必定会炼制失败的!

    “林风,恭喜了,这次宁越终于从神坛跌落下来,从此天玄城,你是当之无愧的天才!”王涛抱了抱拳,笑道。

    “是呀,这次丹武学院的考核,看来你是势在必得呀。”赵宣也是附和道:“你进入丹武学院后,可别忘了我们哥几个呀。”

    “好说好说。”嘴角上扬,林风随意道。

    毕竟在毒血散事件上,如果没有赵宣等人的帮忙,他想要成功,还真有些困难。

    “林顺那小子,终于要炼制出聚气散了……”

    目光瞥向高台另外一侧双眼紧闭的少年,林风脸庞上难以掩饰的兴奋之色,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

    广场中,无数道视线皆是投向林顺处,所有人都想知道,究竟林顺能否在最后一刻,炼制出聚气散。

    至于宁越,则被完全忽略。

    “挡!”

    一道清脆的声响,在广场中缓缓响起,而后只见林顺一拍丹炉,里面的聚气散欲要迸射而出。

    “嘭!”

    然而,就在这时,另外一侧,紧闭双眼的少年,眼眸陡然睁开,手掌重重的拍向了丹炉。

    咔嚓!

    下一刻,丹盖飞射,丹炉炸裂!

    一枚外表圆润,散发着淡淡白雾的丹药,飞射而出!    静!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诺大的广场,众人皆是屏住呼吸,震惊的望着少年手中的银白色丹药,脸庞之上的表情,异常的精彩。

    “咔嚓”

    高台上,宁海轰然站起,身下的座椅,直接被震得粉碎!

    “越儿……你……做到了!!”望着圆台上略显消瘦的少年,宁海的双眸,略微有些湿润。

    “宁越,好样的!”宁家大长老宁堂,脸庞之上的兴奋之色,一览无余。

    宁海丝毫没有掩饰眉宇间的兴奋,淡笑道:“以越儿的炼丹天赋,通过考核进入丹武学院,也不是不可能!”

    听得宁海的话,宁家的年轻一辈微微一滞,不由的握紧了拳头,崇拜的望着圆台上的少年。

    宁家年轻一辈,多亏了有宁越支撑着,否则今天真的是丢人丢大发了!

    “不对,他炼制的不是聚气散……好像是……聚气丹!”

    沉寂足足持续了一分钟,然后被一道略显不可思议的声音打破。

    旋即,四周开始喧闹起来。

    “我是不是眼睛瞎了,宁越炼制出了聚气丹?”

    “你没有眼睛瞎,这件事情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你们看,林家家主林震,脸色都青了!本来林顺已经炼制出了聚气散,谁曾想宁越这么变态,将到手的寒冰洞考核名额给夺走了,他能不气愤吗?”

    唰!

    顺着这道声音,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从宁越的身上移开,看向了林震。

    被这么多人盯着,林震丝毫没有掩饰脸庞的愤怒,只是,他双眸中的震惊之色,丝毫不亚于众人!

    就算他再傻,也能看出宁越手中的不是聚气散,而是聚气丹!

    宁越还不是一品炼丹师吧?

    高级炼丹学徒,竟然可以炼制出一品丹药,这般天赋,就算在丹武学院也不见得有人能办得到!

    然而,这种让人神经紧绷的事实,却真实的暴露在众人的注视中。

    另外一侧,林顺脸庞上的兴奋之色戛然而止,目光呆滞的望着对面的少年,失声道:“聚气丹,这……不可能!”

    “呼!”

    看了看手中的白色丹药,宁越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周围投来的诧异目光,让的他不由回想起当初晋级到九品巅峰炼丹师时的意气风发。

    如今上天再次给他一次机会,他一定会把握住!

    瞥了一眼另外一侧呆呆的林顺,宁越微微一笑,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的走下了圆台。

    “咳咳!”

    干咳两声,宁海将众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

    “呵呵,林家主,既然越儿在规定时间内炼制出了聚气丹,那么第五个名额,就归我们宁家了。”宁海朗声笑道。

    虽然林震极其的不甘心,但事实摆在眼前,他也无可奈何。

    “哼!我们……”冷哼一声,林震调转头颅,朝着场外走去。

    “慢着!”

    然而,他话音还未落下,旁边的林风低喝一声,沉声道:“我要检查一下宁越炼制的丹药!我怀疑他炼制的不是聚气丹!而是假货!”

    哗!

    林风的话,使得原本安静的广场,再次喧闹起来。

    “假的?难道说宁越炼制的不是聚气丹?”

    “这个还真不好说,毕竟宁越本身只是淬体五重的修为,而且已经失败一次了,第二次再怎么说也不可能炼制出聚气丹呀。”

    “没准这枚丹药早就在宁越手中藏着了,在最后一刻拿出来,力挽狂澜!”

    “是呀,检查丹药!”

    “检查丹药!”

    瞬间,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嚷嚷着要检查丹药。

    充满挑衅的望着宁越,林风嘴角上扬,暗道:“身中毒血散,怎么可能炼制出聚气丹!这次,我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宁越停住了身形,悠悠道:“要检查丹药也不是不可以,但林少如此污蔑我,到底意欲何为?”

    林风冷冷一笑,道:“污蔑你?就你也配?一句话,丹药拿来!我检查一下!”

    宁越冷哼道:“你算什么东西!区区的炼丹学徒,你有资格检查一品丹药吗?”

    “你!”握紧了拳头,林风阴冷道:“好!好!我的确没有检查一品丹药的资格,柳山!”

    一个身穿黑色衣衫的老者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老者肩膀上挂着的二星徽章,预示着他是二品炼丹师!

    在天魔域,武道修为分为淬体,后天,先天,真武,元丹,阴阳,造化,人至尊,地至尊,天至尊十大境界。

    而炼丹师十品,和武道境界一一对应,实力可能有些略低,但地位却是非常崇高。

    冲着宁越挑了挑眉,林风傲然道:“柳山乃是二品炼丹师,是我们林家的客卿长老,他有检查一品丹药的资格吧?”

    宁越耸耸肩,“马马虎虎吧。”

    “嗯?”眉头一皱,柳山随意的瞥了一眼宁越手中的白色丹药,语气阴冷:“现在的年轻人真的不知天高地厚,聚气丹虽然只是一品丹药,可炼制过程极其繁琐,就连我炼制起来都有些困难,你竟然妄想炼制?把丹药交给我检查一下。”

    “哼!丹药交给你?”冷哼一声,宁越沉声道:“丹药在我手中,既然你是二品炼丹师,那么自然可以很轻易的分辨出我手中的是不是一品聚气丹。”

    哗!

    宁越的话,顿时在广场引起了轩然大波。

    要知道,柳山三天前刚刚通过炼丹工会二品炼丹师考核,乃是正统的二品炼丹师。

    他问宁越要丹药,宁越竟然不给他,难道说心虚了,炼制的真是废丹?

    “真没想到,宁越炼制的很可能是废丹。”

    “对呀,知人知面不知心。”

    “宁越,快点把丹药交给柳大师,让他好好检查一番!”

    “嘿嘿,如果柳大师检查出丹药是假的,那么宁家的寒冰洞考核名额,将落入林家之手了呀。”

    宁越脸色一沉,寒声道:“你叫柳山?”

    微微一怔,柳山脸上闪过一丝怒色。

    在天玄城,除了炼丹工会的那几个老鬼之外,几乎所有的人见到自己都要尊称一声‘柳大师’。

    一个连一品炼丹师都不是的废物,竟然敢直呼自己的名字?    “你真的是二品炼丹师吗?”嘴角上扬,宁越淡淡道。

    “哼!我的炼丹师头衔乃是炼丹工会认可的,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质疑我!”柳山冷哼道。

    看了一眼柳山的双眼,宁越耸耸肩,压低声音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只需要规定的时间内炼制出一枚二品丹药,炼丹工会便会发放二星徽章。”

    “以你的灵魂力强度,基本上不可能炼制出二品丹药。”

    “而且,你双眸暗淡无光,隐隐发黑,显然是最近服用了增强灵魂力的药物—噬魂丸。”

    “从你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蓝莲花,枯叶草的味道,很明显,你晋级二品炼丹师的考核题目,应该是炼制二品丹药洗髓丹!”

    柳山浑身一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出,突然冷喝一声,怒道:“不知天高地厚!小小的炼丹学徒竟然评价我这个正统二品炼丹师!简直不可理喻!”

    随后,他甩了甩袖角,转身离开。

    宁越悠悠道:“噬魂丸虽然短时间可以增强灵魂力,但副作用很明显,现在,每当你想要炼制丹药的时候,双眼就会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吧?”

    “三天,三天之内如果你不能彻底解决噬魂丸残留的药力,那么你的双眼定然会失去光明的。”

    “一派胡言!”双眸闪烁不定,柳山努力控制不让自己发抖。

    “原本我还想告诉你如何驱除体内噬魂丸残留的药力呢,既然你说我只是炼丹学徒,恐怕我的方法你也不相信。”无奈的摊了摊手,宁越转身欲要离去。

    “什么!你有化解之法!”

    宁越的话,使得柳山几乎跳了起来。

    最近三天,每当他想要炼制丹药的时候,双眸便会剧痛无比,折麼的他死去活来。

    而且,他还答应林震要为林家炼制聚气丹,现在这种状况,显然不可能了呀。

    “呵呵,我手中的丹药,到底是不是聚气丹?”微微一笑,宁越扬了扬手中银白色的丹药,淡淡道。

    “聚气丹!是聚气丹!”

    此时,柳山仔细的望着宁越手中散发着淡淡白雾的丹药,浑身一颤,朗声道:“各位,我百分之百的断定,宁越手中的是聚气丹!而且品质达到了超品!”

    哗!

    柳山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

    “柳大师,真的是超品聚气丹?”

    “难道宁越真的炼制出了一品丹药?”

    “我柳山,以人格担保!宁越手中的是超品聚气丹!”柳山沉声道:“他炼制的丹药,就连我都很难炼制出来!”

    “既然柳大师以人格担保,看来宁越炼制的真的是超品聚气丹。”

    “是呀,没想到宁越天赋如此之高,超品聚气丹在一品丹药中也是上品吧?”

    “啧啧,快看,林风脸都绿了。”有人指着林风道。

    顺着这个人的手,众人看到林风面色铁青铁青的,拳头紧握,恨不得活拔了柳山的皮!

    的确,柳山乃是他们林家的客卿长老,现在倒打一耙,非但不提自己说话,反而努力的迎合宁越,真的是气死他了。

    “柳山!你知道你在干嘛吗!”阴冷的盯着柳山,林风呵斥道。

    “林少爷,身为二品炼丹师,我柳山向来实话实说!”这个时候,柳山表现的大义凛然:“宁少爷炼制的的确是超品聚气丹!”

    “不可能!不可能!那个废物怎么可能炼制出超品聚气丹!”林风发了疯似的说道。

    看到林风的样子,高台上,林震无心久留,提腿就走:“既然宁越炼制的是超品聚气丹,那么第五个名额,归宁家所有!风儿,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跟我回去!”

    “回去?”

    宁越提高了声音,冷冷道:“现在我怀疑林风炼制的不是聚气散,而是冒牌的!假的!应该检查一番!”

    林震一愣,怒极反笑:“你说他炼制的不是聚气散就不是了?你算什么东西!”

    林风早已气急败坏,恼怒道:“宁越,你休要血口喷人!”

    面色一寒,宁越冷声道:“我算不算什么东西不需要你来评价,既然你儿子要检查我炼制的丹药,那么我检查他的丹药,无可厚非!”

    “好!既然你想要检查,我就让你好好检查一番!”林风拿出炼制的聚气散,义正言辞道:“不过你也没有检查聚气散的资格!”

    耸耸肩,宁越淡淡道:“柳山,身为二品炼丹师,我想你应该能分辨出聚气散吧?”

    “呵呵,聚气散连一品丹药都不是,我自然可以辨别出来。”微微一笑,柳山道。

    “这样吧,刚才是柳山检查我的丹药,为了公平起见,现在也由他来检查吧。”略微沉吟,宁越稍稍提高了话音,冲着林风道:“柳山乃是你们家的客卿长老,你该不会有意见吧?”

    “好好检查检查!”将玉瓶递给柳山,林风咬牙切齿道。

    其实林风极其不情愿将聚气散交给柳山检查,但碍于压力,他别无选择。

    再说了,柳山是他叫出来的,现在要是不让他检查,多少有点说不过去。

    “那是当然!”接过玉瓶,柳山傲然道。

    打开瓶口,仔细的嗅了嗅,然后用手指沾了一些放在口中。

    啪!

    柳山猛然间将玉瓶摔在地上,怒道:“什么破烂东西,哪里是聚气散,分明就是胡乱组合在一起的药液,一点效果都没有!”

    哗啦!

    柳山的这个举动,顿时使得现场热闹起来。

    “真是想不到,原来林风炼制的才是假的聚气散呀,亏他刚才叫得挺欢。”

    “我以为林风的炼丹天赋很高,现在看来,和宁越差远了。”

    “嘿嘿,林风这次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柳大师说他炼制的聚气散是假的,岂不是说他赢得的那个名额,没有了?”

    “那是肯定的呀,而且宁越炼制的乃是聚气丹,这么说来,前五个寒冰洞考核名额,宁家占了两个呀。”

    “没想到宁越这么逆天,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为宁家夺得了两个寒冰洞考核名额。”

    “而且,宁越的炼丹天赋,很有可能顺利通过考核,进入丹武学院呀!”    唰!

    散落在地上的聚气散,以及耳边传来的嘲讽声,使得林风呆滞在原地。

    他怎么也没想到,柳山竟然出卖他,而且出卖的那么彻底!

    这次真的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好!很好!”

    片刻后,林风反应过来,握紧了拳头,对着宁越怒目而视:“宁越,算你有种!算计我!”

    “呵呵,算计你?比起在散花楼你对我造成的伤害,今天我只是收回一点利息而已。”嘴角上扬,宁越来到林风身边,刻意压低了声音,道:“毒莲子,狗尾草……”

    每当宁越说出一种药材,林风的脸色便阴沉一分,到最后,呵斥道:“够了!我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我要挑战你!在武道修为上!”

    嘭!

    这一瞬,林风右脚猛然踏地,强大的气息朝着宁越扑去。

    “这股气息……林风晋级到了后天中期!”

    “怎么可能!林风也才十八岁吧?十八岁的后天中期,就算在丹武学院也不差了呀。”

    “那是肯定的呀,照这个速度下去,林风很有可能在二十岁之前晋级到先天境界!从而打破丹武学院考核限制,直接进入!”

    四周传来的声音,使得林风生出一种优越感,傲然道:“我们赌寒冰洞考核名额!谁要是输了,谁把家族得到的考核名额拿出来!”

    “林风这一招真狠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宁越下不了台。”

    “就是,也不知道宁越会不会冲动答应。”

    “嘿嘿,依我看,宁越肯定不会答应。”

    “傻子也不会答应的,毕竟宁越只是淬体五重的修为,对上林风?自找死路呀!”

    “啧啧,林风也是的,炼丹上不如宁越,想要从武道上找回场子。”

    “不赌。”面对林风的强大气息,宁越不为所动,回答没有出乎众人的意料,不假思索,直接道。

    “哈哈哈!”

    闻言,林风稍稍一愣,旋即笑了,笑的很是张狂,“废物就是废物!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太让我失望了!”

    “也罢,既然你不答应,我也不强求。”眼珠转动,林风道:“有句丑话我要说在前头,三天后的武道比试上,你最好期待着宁家废物不要遇到我,否则我会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寒冰洞考核名额这个赌注太小了。”下一刻,宁越双眸一寒,冷声道:“我们赌命!你敢吗!”

    我们赌命,你敢吗?

    宁越的话,如同晴天雷霆,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狂!

    很狂!

    非常狂!

    舍我其谁!

    一时间,整个广场的人皆是愣在原地,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微张,充满不可思议的望着中央的那个少年。

    他只是淬体五重呀。

    怎么敢挑战后天中期的林风?

    这分明是自找死路!

    “赌命……”眉头紧皱,林风死死的盯着宁越的双眸,希望看出什么端倪。

    只是,宁越目光如炬,没有丝毫的破绽。

    “连命都不敢赌的人,就不要在这里叫嚣了。”耸耸肩,宁越不屑道。

    “哼!既然你自找死路,也就怪不得我了!”林风面色阴沉,冷哼道。

    “很不错。”

    微微一笑,宁越冲着林震道:“你有没有意见。”

    “我没意见,不过我觉得应该加上寒冰洞考核名额,这样才有意思吗。”林震可不认为宁越会获胜,所以不假思索道。

    如果在炼丹上,他还会忌惮一二,毕竟宁越是天玄城公认的炼丹小天才,相比之下,林风稍稍差一些。

    可要是在武道修为上,宁越就是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废物。

    在他看来,林风只用一只手便能虐死宁越!

    “好,果然爽快。”点了点头,宁越随意道:“三天后的武道比试上,我将和林风生死斗。”

    “哼!那就让你多活三天!”重重的哼了一声,林风怒道。

    至于林震,则是转过身来,冲着宁海道:“你真的生了个好儿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三天后见!”

    说着,林震大手一挥,带着林家众人朝着广场外走去。

    “家主!宁越是不是冲动了!”宁堂有些着急,忙道。

    “是呀,家主,越哥毕竟只是淬体五重的修为,和林风生死斗,有点冒险。”

    “家主,我去和那个杂碎比斗!”

    “对,越哥炼丹天赋这么好,必定可以进入丹武学院,绝不能陨落在此!”

    宁家年轻一辈,皆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都给我老实点!”宁海大喝一声,沉声道:“越儿做事有分寸,我们暂且看看。”

    宁家众人皆是压下心底的怒意,暗暗下定决心,三天后就算绑也要将宁越绑起来,决不让他和林风生死斗!

    “林家主,按照规定,林风的那个寒冰洞考核名额,归我们宁家了呀。”宁越大声道。

    闻言,林风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倒在地。

    “名额暂且寄存在宁家三天,三天后我们会夺回来的。”至于林震,则是稍稍停顿了一下,留下一句狠话,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广场。

    “恭喜恭喜,宁家有宁越这等天才,崛起指日可待呀。”赵烈和王启年对着宁海拱了拱手,而后急匆匆的朝着林震追去。

    宁越,则在柳山面前稍稍停顿了一下,低声道:“回去用地灵根,橘子皮熬成药液,每天早中晚各涂在眼睛上一次,这样可以缓解你体内的毒素。”

    “三天后,我再给你解决办法。”

    “该死!等我解决了身上的隐患,定要让你名誉扫地!”暗骂一声,被宁越牵着鼻子走,他很是气愤!

    但此时的他别无选择,如果不按照宁越的要求做,三天后他的双眼定然会瞎!

    “我宣布,这次的寒冰洞考核名额争夺,到此结束!”

    随着宁海话音的落下,一场天玄城的盛会,到此结束。

    这一切来得太快,去的也太快,谁也没有料想到,宁越会在最后关头力挽狂澜,以高级炼丹学徒的身份炼制出了一品丹药-聚气丹。

    而且,还拆穿了林风作弊的事情,为宁家多获得了一个考核名额。

    如果不是宁越,宁家肯定会被剃光头,并且很有可能从天玄城除名。

    原本,宁越的表现很是完美,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他答应了三天后和林风的生死斗!

    似乎,有点意气用事呀。

    要知道,宁越只是淬体五重的修为,而林风早已达到了后天中期。

    就算有三天的缓冲期,谁也不相信,宁越这个在武道修为上被称为废物的人,三天之后修为有什么大的突破。

    以淬体五重对抗后天中期,在大多数人看来。

    自找死路!    宁家,宁越所在的房间。

    返回宁家后,宁越便将自己关在屋内,并且吩咐不让任何人打扰。

    因为他很明白当务之急是干什么,修炼!快速的修炼!

    林风是后天中期的修为,三天后他和林风有一场生死斗,如果不能在这之前有所突破的话,三天后去了也是送死的份!

    “……万物皆有灵,化灵为气,运气而生……”

    盘腿而坐,宁越双手不断的变幻,这《化灵决》乃是他前世修炼到天至尊的根本,早已滚瓜烂熟,现在用来调理这具身体,再好不过。

    “咔嚓!”

    突然,一股巨痛席卷全身,宁越咬牙坚持。

    “啪!啪!啪!”

    又是三股清脆的声响传来,宁越忙检查身体,其中几条堵塞的筋脉被疏通,里面的灵气分散开来,向四处散去。

    淬体八重!

    “要想将全部堵塞的筋脉疏通,以我现在的实力可能有点麻烦,必须要炼制一枚极品洗髓丹才行。”

    这具身体的缺陷,已经十八岁,错过了修炼的大好时机,就算以后迎头赶上,也很难达到前世的巅峰实力。

    所以,他决定先将全身堵塞的筋脉打通再说。

    反正现在他已经是淬体八重,配合前世的记忆,在淬体期基本上无敌。

    只不过,面对后天中期的林风,还有难度。

    而且,现在全身筋脉堵塞严重,要想再次提升修为,必须要打通全身堵塞的筋脉!

    而打通筋脉最好的丹药,无疑是洗髓丹,极品洗髓丹!

    虽然现在市面上有卖洗髓丹的,可品质低下,远不足以打通他全身堵塞的筋脉。

    所以,他决定亲自炼制一枚极品洗髓丹!

    想到这里,宁越即刻起身,带上自己的私房钱以及一个黑色长袍,趁着夜色,悄然离开了宁家。

    离开宁家后,他并未第一时间前往药材店,而是在天玄城漫无目的的闲逛起来。

    天玄城只是一个边陲城市,虽然狭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一应尽有。

    这个世界非常大,大到上一世修炼到天至尊的宁越也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

    天魔域下共有五块大陆,玄月,海川,炼器,丹成,中央!

    天玄城乃是玄月大陆下属帝国,大夏国边陲的一个小城市。

    大约一刻钟之后,宁越拐进了一条偏僻的胡同,然后将准备好的黑色长袍穿在身上。

    黑袍将宁越全身遮掩起来,只剩下一对眸子异常的犀利。

    随后,宁越便直奔天玄城最大的药材店-雪域阁。

    雪域阁乃是大夏国最大的药材店,生意遍布整个大夏国。

    天玄城的这家雪域阁,只是一个分部而已。

    “欢迎来到雪域阁。”

    刚踏进雪域阁,便有着一个悦耳的声音传来,旋即一个身材火爆的年轻女子笑道:“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吗?”

    “我这里有一份药材清单,帮我配齐,里面的药材给我一份,不,二份。”

    宁越没有废话,找来纸笔将炼制洗髓丹所需要的药材写下,本来他只需要一份,可联想到现在这具孱弱的身体,怕炼制失败,所以多要了一份。

    看了看被黑袍包裹着的身影,陆嫤微微皱眉,而后接过清单,大致看了一遍,突然笑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先生购买这些药材应该是炼制洗髓丹的吧?只是你这个丹方可能有问题,因为上面少了两味主要的药材,而又多了一味三叶草。”

    说完,陆嫤得意的看着宁越,好似在说,幸亏我提醒你,否则岂不是白费了这些药材?

    她本身乃是一个二品炼丹师,对于洗髓丹这种最基本的丹药,丹方也是烂熟于心。

    虽然洗髓丹的丹方多种多样,但万变不离其宗,里面两味最主要的药材-蛇尾草和蓝莲花必不可少。

    “丹方不对?”宁越诧异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以及她肩膀上的二星徽章,顿时有些错愕:“你真的是二品炼丹师?难道不知道丹方变幻莫测吗?”

    这个丹方乃是《轮回丹道》上记载的丹方,况且前世他心血来潮,把上面所有的丹药都炼制一遍,并没有什么问题。

    “大小姐,你来这里干什么,这些事情交给伙计做就行了。”

    一个身穿黑色衣衫的老者走了过来,老者肩膀上挂着的三星徽章,预示着他是三品炼丹师!

    转过身来,看着老者,陆嫤将手中的清单递给老者,恼怒道:“莫老,你看看,这是什么洗髓丹丹方?我告诉他丹方不对,他还嘲笑我是不是真正的二品炼丹师!”

    接过清单看了看,莫老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摇了摇头,道:“的确少了两味最主要的药材。”

    “我的二品炼丹师可是经过炼丹工会认可的,否则他们也不会给我发徽章!”头颅扬起,像个获胜的小公鸡一般,陆嫤噘着嘴道:“莫老都说丹方有问题,你现在信了吧。”

    如果不是这具身体急需洗髓丹来疏通筋脉的话,宁越兴许还会在这里和他们说道说道,可是现在时间紧急,他也懒得废话,有点不耐烦道:“你们先别管是不是真的丹方,照着上面的药材给我抓两份。”

    听得宁越的话,陆嫤气的一跺脚,道:“你这个人怎么不听劝呢,告诉你丹方是假的,是假的,你偏不信!难道是哪个大少有钱烧的不成!”

    宁越笑了,道:“我是不是有钱和你没有关系,开门做生意,不会把客人往外赶吧?”

    在宁越心里,你总不会把我赶出去吧?

    但接下来陆嫤的话使得宁越有种吐血的冲动。

    “你走吧,我们不做你的生意。”陆嫤指着门外,冷冷道。

    “我勒个去,真真真的不做我的生意?”宁越差点没有跌倒,这还是他第一次买东西被赶出去,前世的时候他去哪个药材店,里面的人不是毕恭毕敬的,现在倒好,反而被一个区区二品炼丹师往外赶。

    眼珠滴溜溜的转动,嘴角露出一抹笑容,陆嫤道:“做你的生意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能将洗髓丹炼制出来,我甚至可以将这些药材白送给你,十份!但你要是炼制失败了,要付给我十份的价钱!”

    “白送给我十份,不用那么多吧,两份就可以了。”宁越没想到陆嫤那么大方,摆了摆手道。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跟我来!”

    冷笑一声,陆嫤当先一步朝着雪域阁里间走去:“莫老,给他准备一份,不,两份药材。”

    “这位先生,别见怪,大小姐刚从王都过来,并不是店里的伙计,而且她的性格就是这样,不是针对你。”苦笑一声,莫老忙道歉。

    “大小姐?”宁越有点错愕,原本以为陆嫤是店里的伙计呢,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人家原来是白富美呀,自己的态度,也难怪人家气愤。

    试想一下,一个白富美在一个屌丝面前被呛着了,肯定会大发雷霆呀。

    “这位先生,洗髓丹乃是二品丹药。”莫老道:“不知您是几品……”

    宁越面色一冷,打断莫老的话,沉声道:“恕我不方便透露,前面带路吧。”    “稍等片刻,我这就去给你准备所需的药材。”莫老带着宁越穿过雪域阁,来到一间炼丹房外停下,然后匆匆离去。

    炼丹房外,陆嫤双手抱拳,看傻瓜似的看着宁越。

    宁越懒得理她,紧闭双眼,暗暗将洗髓丹的炼制方法在脑海中回忆了一遍,确保万无一失。

    “哼!”看到宁越闭眼,陆嫤鼻子中发出一道冷哼声,冲着宁越道:“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喂,说你呢,十份药材,一共二千枚金币,先放在这里。”见得宁越不理会自己,陆嫤碰了碰他,道。

    “唰!”

    突然,宁越睁开双眼,死死的盯着陆嫤。

    一瞬间,陆嫤好似被饿狼盯着一般,忍不住的后撤数步方才稳住身形,全身冰冷,如坠冰河!

    努力的摇了摇头,陆嫤咬牙道:“二千枚金币!”

    砰!

    宁越收回目光,从怀中掏出一个布袋,随手丢给了陆嫤,冷声道:“不多不少,两份药材,四百枚金币,看好了,待会记得还我,另外,洗髓丹的药材给我准备十份。”

    “那也得等你炼制成功洗髓丹再说!穷鬼!”接过金币布袋,陆嫤便不去理会宁越。

    一时间,场景异常的安静,甚至就连呼吸都清晰可听。

    “先生,这是两份炼制洗髓丹的药材。”

    片刻后,一道声音打破了沉寂,莫老带着两份药材来到炼丹房前。

    “多谢了。”接过两份药材,宁越道了声谢,旋即打开炼丹房,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

    “嚣张,待会有你失败的时候!”握紧了拳头,陆嫤气的蛾眉倒蹙,凤眼圆睁。

    对于陆嫤生气的样子,宁越并不知道,因为此时的他盯着面前的巨大丹炉,有些发愁。

    “天火丹炉跌落天魔之巅,妖莲火焰也不知所踪,看来只能将就着用它这丹炉了。”

    轻叹一口气,宁越右手猛然间拍在巨大的丹炉上,丝丝的灵气从他的脑海中涌出,顺着手掌进入丹炉内。

    与此同时,宁越左手抓起一株三叶草,随手丢入到丹炉中。

    嘶嘶!

    大约过了十息时间,三叶草方才被煅烧成一团黑色的液体。

    “速度太慢了。”微微皱眉,宁越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将余下的药草全部丢入丹炉中,同时忙催动《化灵决》,源源不断的灵气顺着他的手掌涌入丹炉。

    咔咔咔!

    这么多药材进入丹炉,顿时丹炉有点承受不住,发出咔咔咔的声响。

    “该死!灵气不足!”

    暗骂一声,宁越面色大变,前世由于有天火丹炉和妖莲火焰,他早已习惯这种炼丹方式。

    可现在这两样至宝都不在身边,况且本身只有淬体八重的修为,灵气也严重不足,如果照着这样下去的话,难免出现岔子。

    “砰!”

    突然,一道清脆的声响从丹炉内传来,而后宁越手掌从丹炉收回。

    噗嗤!

    一口殷红的鲜血喷出,面色煞白。

    深吸一口气,宁越清理了丹炉内的杂质,并没有着急炼制第二份洗髓丹,而是陷入了沉思。

    以他现在的状态,除非灵气充足,否则炼制第二份洗髓丹也难逃失败的命运。

    “对了!”

    突然,宁越眉头一挑,想到了一个特殊的丹药。

    冲髓丹!

    所谓冲髓丹,乃是《轮回丹道》中记载的一种特殊丹药,效果不亚于洗髓丹,而且所需的药材也比洗髓丹少很多。

    当然了,药材少这么多,要想成功炼制洗髓丹也是需要条件的,那就是需要极其超强的灵魂力!

    药材虽少,但每一样的比例却不能有分毫的差别!

    可以这么说,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差别,冲髓丹便不能炼制成功。

    根据《轮回丹道》记载,冲髓丹是其主人偶尔心血来潮尝试的,由于他灵魂力极其强大,所以炼制起来很是简单。

    寻常的炼丹师要想炼制冲髓丹,其灵魂感知力最少也要达到先天巅峰!!

    “我前世乃是天至尊,灵魂强度虽然没有彻底恢复,但感知力已经达到要求。”深吸一口气,宁越决定炼制冲髓丹!

    稍稍端坐了片刻,等全身放松下来后,宁越方才起手炼制冲髓丹。

    由于药材只有一份,所以这次他格外的小心,只需成功不能失败!

    将五味炼制冲髓丹所需的药材丢入丹炉中,慢慢的将其煅烧,速度并不快,大约一刻钟后才将它们全部炼制成五颗纯净液体。

    旋即,宁越利用他那超强的灵魂感知力,将多余的液体缓慢的剔除,留下相应的比例。

    煅烧,剔除,融合……

    炼制冲髓丹的几道繁琐的步奏,在宁越超强的灵魂力支持下,几乎没有丝毫的停滞,一气呵成。

    “丹成!”

    一个小时之后,两枚外表圆润光滑,散发着淡淡白雾的丹药,浮现在宁越的手掌之上。

    “呼!”

    看着手掌中两枚乳白色的丹药,宁越长出一口气。

    “想不到竟然炼制出两枚冲髓丹,而且品质都达到了极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宁越面露喜色。

    “莫老,这都两个小时过去了,那小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炼丹房外,陆嫤俏脸之上略微有些担忧。

    虽说她并不相信宁越可以炼制出洗髓丹,但她也不希望宁越真的出事。

    万一真的死在这里,对雪域阁的声誉多少有些影响。

    咯吱!

    突然,宁越推门而出,在其手掌之上,拿着几株未使用的药材。

    “终于舍得出来了!吆喝,果然失败了,药材都没有用完。”

    看着宁越手中的药材,陆嫤扬了扬手中的布袋,道:“药材没有用完,看来你果然有先见之明,不敢以真面目示人,既然如此,那么这四百枚枚金币,我就受之不愧了。”

    “还有,余下的一千六百枚金币你打算什么时候给我?”

    “先生,不要灰心,炼丹一途切记不可贪功冒进,还是要一步一步来。”旁边,莫老也是劝道:“洗髓丹是二品丹药,炼制比较繁琐,寻常的二品炼丹师炼制起来都有些麻烦,更何况你连……”

    莫老已经把宁越当成哪个志得意满的少爷了,为了赌气和陆嫤打赌。

    在王都,这种人他见多了,也就不足为怪了。

    “那个,请等一下。”莫老话音未落,宁越便是摆了摆手,打断他的话,“不知我手中的这枚丹药,算不算洗髓丹?”

    手掌平摊,上面平躺着一枚乳白色的丹药,在上面,隐隐有着一团淡黄色的波纹夹杂其中,犹如扩散的水纹一般,看上去颇为怪异。

    “这是……超品洗髓丹!”    望着丹药上那一圈圈淡黄色的波纹,莫老嘴巴微张,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

    超品洗髓丹,就连身为三品炼丹师的他炼制起来,都极其难以成功,十之无一。

    丹药分为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等阶。

    寻常的炼丹师炼制丹药,多数都是中品,上品出的很少,极品更是凤毛麟角。

    至于超品丹药,就连莫老这样的三品巅峰炼丹师,都很难见到。

    啪!

    “莫老,这真的是超品洗髓丹!”莫老的话,使得陆嫤手掌一松,装满金币的布袋跌落地上。

    满脸的错愕的望着面前的少年,陆嫤怎么也想不到,面前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屌丝,竟然炼制出了超品洗髓丹!

    仔细的观摩了一会宁越手中的丹药,莫老摇了摇头,缓缓道,“应该不是超品洗髓丹。”

    陆嫤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膛,长出一口气,暗道吓自己一跳。

    虽然宁越刻意改变了声音,但她还是能听出,宁越的真实年龄应该低于二十岁!

    如果宁越真的炼制出超品洗髓丹,岂不是要比大夏国的丹王丹辰子年轻时还要牛逼?

    不过莫老接下来的话,直接把她吓的呆滞在原地。

    “这枚丹药无论从色泽,还是灵气浓郁程度上,都远远超过超品洗髓丹的层次,准确的说,把它称为绝品洗髓丹也不为过!”莫老将依依不舍的目光从丹药上移开,冲着宁越道:“这枚丹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超越二品丹药的极限,达到三品丹药的程度!”

    “三,三品丹药的程度?!莫老,你的意思是说,他是三品炼丹师!”

    陆嫤直接傻眼,真的有种从云端跌落地面的感觉。

    炼制出二品丹药,岂不是说……面前的少年达到了三品炼丹师!

    面前的人应该低于二十岁吧?

    二十岁以下的一品炼丹师,虽然在天玄城比较稀罕,不过在大夏国国都并不少。

    可二十岁以下的二品炼丹师,就算在国都,都是凤毛麟角的的存在呀。

    二十岁以下的三品炼丹师,她真的不敢想象到底有多变态,传出去的话,恐怕在天魔域都会引起疯抢的!

    况且,他还是将二品丹药洗髓丹炼制成三品丹药的效果,岂不是说,他今后的成就比丹王丹辰子还要牛叉?

    “大小姐,这么和你说吧,这枚超品洗髓丹,就算现在的我都很难炼制出来。”双眼微眯,莫老轻叹一口气,无奈道。

    “什么!连您老人家都很难炼制出来!”

    听到莫老的话,陆嫤面色大变。

    莫老可是三品炼丹师,而且是三品巅峰炼丹师,只差一步便能晋级到四品炼丹师了。

    “这……这位先生,我能请问一下,您今年多大了吗?”望着宁越,陆嫤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

    因为她要确定一下,确定宁越究竟是不是二十岁以下!

    如果真的是二十岁以下,那么……他师傅最少也是七品!甚至是八品炼丹师!

    这样的话,在那件事情上,他师傅很有可能帮得上大忙!

    “既然你们承认这是洗髓丹,那么可以把四百枚金币还给我了吧?另外,给我准备十份洗髓丹的材料。”手腕一抖,将冲髓丹收入怀中,宁越淡淡道。

    “呵呵,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想起家中躺着的那位,陆嫤一改刚才的作风,捡起地上的布袋,递给宁越,同时笑道:“这位先生,有时间么?如果有的话,我想我们可以聊聊。”

    闻言,宁越微微蹙眉,旋即点了点头,道:“也好,正好我也有一些药材需要你们帮帮忙。”

    “既然如此,这边请。”冲着莫老使了使眼色,陆嫤带着宁越朝着后院走去。

    “这位先生,请坐,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嫤,不知怎么称呼?”

    书房内,陆嫤笑眯眯的道。

    “你可以叫我丹越。”随便找了个椅子坐下,宁越不废话,开门见山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吧,只要在我能力之内的事情,我想都好商量。”

    “呵呵,丹先生果然真人不露相,年纪轻轻便是三品炼丹师,这个成就,就算在王都都几乎没有人能做到。”这个时候,陆嫤方才仔细的打量宁越。

    她眼神中很是诧异,因为她发现宁越只是淬体八重的修为!

    “既然如此,我就直话直说了。”沉吟片刻,陆嫤从怀中掏出一张清单,递给宁越,“有件事情想请丹先生帮助一下,将这上面的药材提炼出来。”

    “枯叶莲,蛇龙丹,地蝎尾……”看着清单上面的药材,宁越双眸一凝,内心极度的惊讶。

    虽然这些药材看似比较乱,组合在一起没有什么效果,但宁越知道,这些药材是七品丹药-生生造化丸的主要材料!

    难道说,陆嫤他们要炼制生生造化丸!

    生生造化丸可是号称生死人肉白骨的神丹,难道说陆嫤家有重伤之人?

    想到这里,宁越不动声色道:“陆小姐,我想你太高看我了,以我的实力,将这些药材提炼出来非常困难,还望另请高明吧。”

    说罢,宁越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呵呵,我自然知道你没有能力提炼出这些药材,我只是想请你师傅出面帮忙而已。”陆嫤笑道:“不知你师傅是哪位………”

    摆了摆手,打断陆嫤的话,宁越淡淡道,“抱歉,我师傅他老人家说过,不能对外人暴露他的消息,这件事情我爱莫能助。”

    陆嫤并没有选择放弃,而是继续道:“你可以和你师傅说说,如果他愿意帮忙的话,我会拿出我的诚意!”

    “这件事情我会替你转达的,但事先我想知道,你到底想干嘛。”盯着陆嫤的眼睛,宁越认真道:“应该不会单单提炼药材这么简单吧?以莫老三品炼丹师的能力,我不信连这些药材都提炼不出来。”

    摇了摇头,陆嫤道:“在没见到你师傅之前,我是不会说的。”

    闻言,宁越耸耸肩,道:“我师傅云游惯了,可能十年八年才会回来,如果你能等的话,那就等着吧。”    其实宁越已经猜到他们想干什么了,如果没猜错的话,他们真的想要炼制七品丹药-生生造化丸!

    准确的说,他们应该没有七品巅峰炼丹师,所以想要集合许多人的力量,一起炼制生生造化丸!

    这种方法以前也有人成功过,但成功的条件极其苛刻,首先需要一个七品后期炼丹师作为掌舵人,并且那个七品后期炼丹师的灵魂力量还要达到八品炼丹师的地步才行!

    其次,所有负责提炼药材的炼丹师,至少也要是六品后期炼丹师,灵魂力也必须达到七品才行。

    生生造化丸虽然只是七品丹药,可炼制难度,足以赶得上八品丹药!

    见得宁越的样子,陆嫤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想从他口中套出他师傅的消息,不拿出点诚意,基本上不可能了。

    “嫤儿,此次之行你责任重大,我不奢望你能找到七品炼丹师,但如果碰到六品炼丹师的话,不惜一切代价,将他拉拢过来!”

    想起临来时父亲的话,陆嫤咬了咬牙,沉声道:“丹先生,我接下来说的话比较重要,不管你师傅能不能来帮忙,我只希望你最后不要将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否则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动真格了!”宁越双眸一凝,淡淡道:“说吧,我不是大舌头之人。”

    “骨玉丹!我们雪域阁想要炼制一枚骨玉丹,需要你师傅帮忙。”说完,陆嫤紧紧的盯着宁越的双眼,希望可以从他的双眼中看出什么。

    不过宁越表现的云淡风轻,一点也没有错愕和夸张的表情,倒是使得陆嫤有些震惊。

    “骨玉丹乃是七品丹药,这件事情我需要回去请示一下师傅,三天后给你答复。”

    略微沉吟,宁越并未第一时间答应陆嫤,而是想要拖一拖。

    毕竟陆嫤未说实话,他也不必着急回答。

    “还有,能不能告诉我,你师傅究竟是几品炼丹师?如果能告诉我的话,我愿意做任何事情!”话音落下,陆嫤眼睛眨巴眨巴的盯着宁越,模样楚楚动人。

    “这么和你说吧,师傅是几品炼丹师我并不清楚,可骨玉丹这种丹药,我曾经在他老人家的书房中见过,至于是不是他炼制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还有,你真的愿意做任何事情?”盯着陆嫤的双眼,宁越夸张道。

    “真的!只要你师傅是八……七品炼丹师,我愿意做任何事情!”紧咬嘴唇,陆嫤现在的模样,再加上脸庞上淡淡的忧伤,犹如仙女下凡一般,人见犹怜。

    “看不出来,安静起来还蛮招人喜欢的。”如果宁越不是拥有上一世的记忆,现在恐怕早已败下阵来。

    摆了摆手,宁越淡淡道:“我暂时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事情,固元丹的药材,给我准备十份。”

    “十份!”

    听得宁越的话,陆嫤愣了愣,旋即惊诧道:“固元丹也是二品丹药,只不过炼制难度要比洗髓丹困难多了,不知丹先生是不是打算自己炼制?”

    “十份固元丹的药材总共需要多少钱。”摆了摆手,宁越问道。

    “一份五百金币,十份总共是五千金币。”陆嫤回答道。

    “五千枚金币?”前世的宁越对钱没有多少概念,因为他购买药材从来都是以物易物,现在听说十份药材需要五千枚金币,当即嘴巴砸了砸,有点无奈。

    毕竟他身上满打满算只有四百枚金币。

    陆嫤自然看到宁越的难处,摆了摆手道:“五千枚金币,给你打八折,一共是四千枚,如果丹先生手头确实拮据的话,过几天再给也可以。”

    宁越自然不会选择赊账,沉吟片刻,便是将炼制的冲髓丹拿了出来,“这样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就用这枚丹药来抵账吧。”

    “你真的要将这枚丹药卖给我们?”

    陆嫤有点诧异,毕竟超品洗髓丹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如果放在拍卖行,稍加炒作的话,必会引起大势力的抢夺,卖到六七万金币不在话下。

    “嗯,我留着也没有多大用处。”宁越点了点头,毕竟冲髓丹只是他炼制来冲破筋脉堵塞的,虽然对后天境界的修者修炼也有一些帮助,但相对于他接下来要炼制的固元丹来说,效果差了不少。

    况且,冲髓丹他炼制了两枚!

    “既然如此,我也不会让你吃亏,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小心翼翼的接过宁越手中的冲髓丹,陆嫤退出了书房。

    大约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陆嫤推门进来。

    在她身后,莫老提着一个大袋子,放在宁越脚下。

    “这里面是十份固元丹和十份洗髓丹所需的药材。”指着袋子,陆嫤又拿出一张银白色的卡片,“这张铂金卡内有七万金币,以后在雪域阁购买药材全部打八折。”

    “还有,如果丹先生还有超品洗髓丹的话,可以卖给我,保证给你一个好价钱。”

    接过铂金卡,宁越道了声谢,然后提着袋子离开了房间。

    “大小姐,铂金卡可是你的私人珍藏,整个雪域阁也只有十张,就这样送给他了?况且,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他,是不是有点唐突了?”待宁越消失后,莫老微微皱眉,道。

    “莫老,如果用铂金卡可以拉拢一个绝世天才,是值得的!”

    双眸一寒,陆嫤沉声道:“另外,我母亲的病,拖不得了。”

    “没准这次炼制生生造化丸,他师傅还真能帮得上大忙……”

    …………

    离开雪域阁后,宁越直奔炼器阁而去,他要购买一个丹炉。

    在丹炉上,宁越没有小气,而是花费一万金币买了一个品质还算可以的丹炉。

    本来这个丹炉需要一万两千金币,不过当老板看到宁越手中的铂金卡后,直接便宜了两千金币。

    好的丹炉,炼丹成功率要高一些,而且炼制出来的丹药品质也好不少。

    买好丹炉,宁越并未在街上逗留,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宁家。

    三天后便是和林风的生死斗了,所以,宁越迫切的需要提升实力!

    有了十份炼制固元丹的材料,他有信心在三天的时间内突破到淬体十重巅峰!    在宁家众人沉睡的时候,宁越小心翼翼的回到房间内。

    为了防止有人打扰,他找出纸笔在房门外写上‘请勿打扰’四个大字。

    深吸一口气,努力的使自己静下心来,然后将状态调整到最佳。

    “先让我试试药效。”

    拿出冲髓丹,宁越没有丝毫的迟疑,将其丢入口中。

    冲髓丹入口,略微冰冷的气息在口中扩散,片刻后,一股炙热的能量直接冲入他的体内。

    脸庞平静,宁越双手快速结印,忙运转《化灵决》,呼吸逐渐的平稳起来,体内原本堵塞的筋脉,也随着这股炙热能量,逐渐的被冲破。

    而堵塞筋脉内的庞大药力,也随着《化灵决》的牵引,游遍全身。

    “没想到筋脉内的灵气竟然如此之多!”

    随着宁越手印的变幻,体内磅礴的元气瞬间向他的识海中急剧收缩。

    “嘭!嘭!”

    下一刻,两道清脆的声响在房间内响起。

    宁越忙检查身体,只见体内堵塞的筋脉全部被打通,里面充裕的元气四散开来!

    淬体十重!

    “呼!”

    长出一口气,宁越眼神中略显兴奋。

    不过他并未忘了自己该干什么,而是拿出购买的丹炉以及众多药材。

    “虽然相对于我的天火丹炉来说差了很多,不过用来炼制二品丹药固元丹,已经足够了。”将丹炉扔到空中,宁越十指浮动,顿时白色的火焰出现在丹炉下方。

    嗤嗤!

    被白色火焰灼烧没多会,丹炉便发出了嗤嗤的声响。

    宁越忙取出一份固元丹的药材,全部放入丹炉内。

    在雪域阁炼制冲髓丹的时候,宁越毕竟只是淬体八重,元气严重不足,而且丹炉劣质,这种炼丹方法并未成功。

    现在他已经晋级到淬体十重,不但元气充足,甚至就连装备也鸟枪换炮,丹炉好了很多。

    所以,为了节省时间,宁越直接采用这种炼丹方法!

    大约过了一刻钟,丹炉内火光冲天而去。

    “给我下去!”宁越低喝,手腕翻动,猛然按下,顿时火光全部退到丹炉之内。

    嗡嗡!

    随后,丹炉不断的发出嗡嗡的声响,宁越知道,第一份固元丹,要炼制成功了!

    “丹成!”

    这种状况并未持续多久,随着宁越一道低喝声,三枚固元丹冲破丹炉,落入到他早已准备的玉瓶内。

    “一枚极品,两枚上品。”看着玉瓶内丹药的品质,宁越点了点头。

    以他现在的状态,一炉能炼制出一枚极品,已经不错了。

    他相信,接下来的九炉固元丹,极品品质的肯定不少!

    深吸一口气,运转《化灵决》稍稍恢复了消耗的元气,宁越便开始炼制第二炉固元丹!

    在宁越全力炼制固元丹的时候,天玄城,林家。

    一间并不算宽敞的密室内,异常的安静。

    “林震,你倒是说话呀,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密室内,王启年来回踱步,面色阴沉,忍不住的打破了这种沉寂。

    “是呀,林震,总不能看着宁家夺走两个考核名额吧?”赵烈阴冷道:“我们三家如此打压宁家,一旦让宁越顺利进入丹武学院,从此在天玄城,还能有我们的好日子吗?”

    林震双眸微微一凝,略微有些寒意,道:“寒冰洞考核名额,宁家将一个都得不到!我已经联系了蛮尸王!有他出马,宁越很难坚持到三天后的武道比试!”

    蛮尸王!

    听到林震的话,王启年和赵烈皆是一怔。

    对于蛮尸王,他们可不陌生,相传,蛮尸王早就达到先天之境!

    而且蛮尸王素来残忍毒辣,得罪了他,他会让你鸡犬不宁!

    “蛮尸王出手,看来宁越是必死无疑了!”王启年道。

    “没错,蛮尸王实力超强,宁越插翅难逃!”赵烈附和道。

    “桀桀,你们不要忘了,就算蛮尸王失手,三天后的武道比试上,风儿也会顺利击杀宁越的!”怪笑一声,林震道:“现在风儿正在闭关冲击后天后期,三天后,他有八成的把握晋级到后天后期!”

    唰!

    闻言,王启年和赵烈稍稍放下心来。

    就算林风冲击后天后期失败,宁越也难逃被杀的命运。

    在双重的保险之下,他们不相信宁越可以活超过三天!

    时光飞逝,转眼间,一天一夜的时间悄然过去。

    宁家,宁越所在的房间内。

    “呼!”

    长出一口气,望着身旁摆放整齐的三个玉瓶,宁越双眸中略显兴奋。

    二十四小时,二十炉丹药,三十枚固元丹,二十枚洗髓丹!

    其中,二十枚极品,十枚上品固元丹,十八枚超品,二枚上品洗髓丹。

    稍稍端坐一会,待元气恢复的差不多时,宁越打开玉瓶,随手倒出一枚极品固元丹,丢入口中。

    咔嚓!

    犹如嚼糖豆一般,固元丹刚入口,宁越便是将其嚼碎,胡乱的咽下。

    “效果有点差,不过将就着用吧。”砸吧砸吧嘴,宁越再次拿出一枚极品固元丹,放入口中。

    如果让别人看到他的行为,肯定会大呼败家的。

    要知道,固元丹乃是二品丹药,价格不菲。

    市场价,一枚极品固元丹,最少也要卖到六万金币!

    和洗髓丹不同,洗髓丹专门针对淬体期修者,可以打通堵塞的筋脉。

    而固元丹,是可以加速后天武者修炼的神奇丹药!

    市面上的固元丹,大多都是下品,中品很少,上品更是凤毛麟角。

    至于极品,更是难得一见,每一次在拍卖行出现,必定是各大势力争抢的关键。

    现在,宁越犹如嚼糖豆一般,转瞬吞下两枚极品固元丹,这等败家程度,果然……逆天!

    一连十枚极品固元丹下肚,宁越盘腿而坐,运转《化灵决》,开始修炼。

    上一世,他之所以能修炼到天至尊,除了本身是九品巅峰炼丹师之外,《化灵决》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因为《化灵决》拥有一个极其特殊的功能,炼化元气特别之快!甚至快到连宁越都有点吃惊。

    寻常的人要想炼化一枚极品固元丹,可能需要一天的时间,但宁越不一样,拥有《化灵决》的他,只需要片刻的时间便能彻底炼化!

    《化灵决》和九品炼丹师,使得宁越快速的晋入天至尊,成为天魔域乃至是仙灵境最年轻的天至尊!

    十枚固元丹的元气,很快在《化灵决》的牵引下流遍全身,然后汇聚到识海处的灵之气旋上。

    “速度太慢了。”微微皱眉,略微沉吟,宁越将余下的固元丹全部吞入口中,双手变幻,疯狂的运转《化灵决》。

    随着宁越手印的变幻,体内磅礴的灵气瞬间向他的识海中急剧收缩。

    “灵之气旋!”微微凝神,宁越双眼紧闭,缠绕在识海上的灵魂力,猛然间压缩而下。

    “砰!”

    清脆的闷响声,在宁越体内悄然响起。

    随着这道闷声的响起,宁越也是轻吐了一口气,紧闭的双眸缓缓睁开,心神沉入到识海中。

    在识海内,巴掌大小的气旋,正在缓缓的运转着。

    灵之气旋凝结,踏入后天武者行列!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风云书点-热门免费小说推荐 » 丹武至尊

赞 (0) 打赏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